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七百九十六章 自作孽不可活

作者:银色纪念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实话实说,苏铭也不确定忽然冒出来的大团粉红色气体到底是啥。很简单的道理,他是管理动物园开公司的,又不是搞毒气室虐待战俘的,根本没见过真正的毒气到底是什么样子,术业有专攻,不知道也很正常。

    不过他和苏猛两个偷偷摸摸的悬崖边的排水管道摸进来,本就有那么点做贼心虚的味道,刚才后面的管道口忽然关闭了,又冒出大团的气体,本能的就会认为被城堡的主人发现了。

    而且这些气体看上去非常的梦幻……越美丽的东西越是有毒,这个道理不仅仅适用于花草树木和美女,气体也是一个道理。

    比如说屁这玩意就是无色的,虽然味道很难闻,可是绝对毒不死人。而雾霾是灰蒙蒙的,闻着好像没啥闻到,但是天天吸肯定会得各种疾病,工厂里的废弃,汽车的尾气都是这个道理。有颜色的气体,就意味着其中含有化学元素!

    所以苏铭敢肯定,这玩意八成有古怪!

    说时迟那时快,粉红色的雾气已经弥漫了整个通道,苏铭立刻动用了两颗储能球,两只来自水熊虫的能力相当夸张,可以大幅度提高人的各种生存能力。

    可能由于水熊虫能力的特殊性,有很多并不是加强自身的特制,恰恰相反,是减弱肌▽et体的需求,因此储能球的效果并不受时间影响。

    苏铭做过一个实验,开启水熊虫储能球之后,他可以像乌龟一样在水里潜伏上一个钟头再冒出来换口气,或者不吃不喝三四天也不会觉得饿……也许根本不止三四天,不过那次实验他只进行了四天就终止了,虽然不饿,可是他会馋……

    苏铭给这种能力取名为超级生命,就如名字一样,开启了这种能力之后,人类在一定程度上就成为了超级生命,肌体所需要的各类元素降到最低,也几乎不需要依靠外界自然或者人工环境生存,完全就是一个可以‘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的超级生命体。

    区区毒气,在两层超级生命储能球的作用下,几乎已经可以忽略不计。

    “咳咳咳……”苏猛却猛烈的咳嗽起来,硕大的身躯几乎都咳的弯成了大虾子,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的非常难看。

    苏铭大吃一惊,怎么把这个茬给忘了!苏铭有超级生命储能球,可苏猛却无能为力,这家伙体魄强悍,可毕竟还是人,就算他臂上能跑马,拳上能站人,对于毒气的抵抗力肯定也比常人强不到哪里去。

    毒气这种东西直接伤害的是人的内脏和呼吸道,再厉害的人,这些部位都没有什么区别。

    “怎么样!”

    苏猛用实际行动回答了苏铭的话,哇的一声,咳出一大堆血,眼睛血红血红的。

    苏铭头皮嗡的一下就炸了,一直以来他和苏猛配合几乎无往而不力,就算城堡里有一头恐龙,或者一大群武装分子,苏铭都不会觉得棘手,可谁能想到,这个城堡的主人也太不‘讲理’了吧,没有任何预兆,居然直接放毒气!

    毒气,这东西是纯粹的行为,连is都不敢这么干!二战时期的纳粹被唾弃至今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在集中营里使用了毒气。

    何况毒气是弥漫性气体,难道城堡主人就不怕殃及池鱼,影响到城堡里的其他生命?

    现在根本没有功夫去考虑这些了,苏猛咳嗽越来越严重,大团大团的血朝外吐,要不是身体足够强壮,估计已经不行了……

    苏铭鼓足了劲用精神力朝外发送,想要通知守在外面的朱鹮破开排水管道后面的铁门,好歹让苏猛先退出去,还能透透气。

    嗖!

    一道红影从天而降,狠狠的撞击在城堡排水口的铁门上,但紧跟着,就听到‘duang’的一声巨响……

    排水口的合金铁门恐怕有半尺厚,估计用炮弹都未必能轰穿!小朱鹮这下狠狠的撞上去,‘嘴巴’都撞歪了,眼前金星乱冒。

    苏铭也跟着到了血霉!朱鹮就在几十米开外,双方隔着一道铁门,所以苏铭下意识的用上了附魂的能力,结果朱鹮的感受完全复制一份也传递给了他,顿时一屁股坐在地上,头晕眼花。

    小朱鹮头晕晕的,在空中抖着爪子,晃晃悠悠的‘坠机’了,朝悬崖下面坠落,一路上撞上几棵横着长出来的小树,最后噗通一下,落在悬崖底,在地面上砸了一个大洞。

    “老大我先晕一会,你们慢慢干……”朱鹮心想,然后头一歪就晕了过去。

    排水渠里,苏猛已经吐了一地都是,一开始是血,紧跟着还有吃得东西,场面又血腥又恶心。

    “憋气!”苏铭一把捂住了苏猛的嘴巴。

    毒气入侵方式有两种,一种是通过呼吸,另外一种腐蚀性比较强的可以直接腐蚀皮肤,目前看来,管道里的毒气以前者居多,对于皮肤的腐蚀性很弱。

    苏猛顿时屏气凝神,睁着两只大眼睛,很努力的憋着气。

    可这也不是长久之法。苏铭忽然想到了电视里着火的时候,用尿浇湿布捂着嘴逃生的桥段……

    “苏猛,尿其实并不脏,很多人还专门买童子尿养生,虽然我不是童子,不过我的尿绝对比毒气要好得多!你忍着点啊……”苏铭一边说,一边就脱裤子掏鸟防水。

    苏猛很无辜的望着苏铭。

    没多久,苏铭的衬衫就被尿浸透了,他不由分说就朝着苏猛嘴巴上一捂。

    “咳咳咳……”苏猛猛烈的咳嗽起来。

    “这次感觉怎么样?!”苏铭嘘了一口气,幸亏老子路上憋了一大泡尿!

    不料苏猛却用力的摇了摇头,然后紧跟着“哇”的一下,又吐出一大口血,把尿布都染成了红色。

    “我勒个去,电视上都是骗人的!”苏铭郁闷无比。

    不料这时候苏猛吐了几口血,脑子却忽然好用了起来,憋着气,指指尿布,又指指苏铭和他自己的嘴巴,做了几个手势!

    苏铭看懂了他的意思,一颗心顿时沉到了屁股。

    造孽啊!

    凡事都有因果,谁都逃不过!

    和苏猛合作这么久,他的意思,苏铭瞬间就懂了!

    怎么样才能避免毒气的伤害呢?不呼吸!

    可是人可以不呼吸吗?显然不行。

    那么苏猛又要呼吸,又要避免毒气的伤害,怎么办呢?很显然就要有人或者设备为他提供氧气。

    最常见的方式就是人工呼吸,偏偏这里有个叫做苏铭的家伙不怕毒气,可以正常喘气……

    于是,答案,呼之欲出!

    望着苏猛那张血盆大口,苏铭简直想要哭,吐得东西,血,还有刚才尿布上的尿……

    苏猛盯着苏铭,一副‘来吧’的架势。

    “日!”

    ……

    两个人到底是怎么通过地下管道来到城堡内部的,苏铭实在不想再去回忆了,这绝对不是一段愉快的经历,也幸亏就他和苏猛两个人知道,要是当场在多出一个人,苏铭怀疑自己会考虑杀人灭口!

    不用考虑,简直是必须的!

    下水道的入口,居然正好是城堡内部的地下实验室。实验室里全部断电,黑乎乎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不对,有动静!”

    借着步枪上的电筒灯光,一道黑影一闪而过,周围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很明显有东西在动,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忽远忽近的奇怪声响。

    把精神力展开,竟然发现地下室里有不少动物,盘踞在黑暗中,恐怕有数十只之多,其中还不乏鳄鱼、豹子这一类的猛兽。

    在黑暗中,这些动物相互提防着,并且随时准备进攻对方,动物的本能在这一刻发挥了作用,它们完全没有意识到这里马上就会有毒气涌进来。

    “什么人!”

    苏铭刚用精神力探查出一点端倪,忽然肩膀上就传来一股大力,整个人凌空飞了起来。人在半空,小腹被狠狠的打了一下,然后腰部遭受重击,要不是超级生命发挥了作用,这下不死也残。

    但紧跟着,攻击苏铭的家伙自己也被打飞了出去,苏猛像野蛮人战士一样,狠狠的一撞,那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飞出去好几米,重重的衰落在地上。

    “你们这群该死的……咳咳……禽兽……”

    柳德米拉彻底绝望了!当妮可离开城堡之后,所有囚笼的大门居然同一时间打开了,里面关押的动物和人类愣了愣立刻逃出囚笼,她带着几个幸存者,到处寻找出路,可是很快就发现所有的出口都关闭了,根本逃不掉,还有几个管道中正朝外喷着毒气,要不是地下室和城堡的面积太大,他们早就毒死了。

    而动物们却没有这种自觉,这些猛兽脱困而出之后,不但相互间展开了厮杀,还朝人类发起了进攻。

    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是猛兽的对手,尤其是城堡里的光源都已经断掉的情况下,即便是柳德米拉这样的特种兵也无能为力,相反动物们的夜眼在此时发挥了作用。没多久,残存的人类又被动物杀掉了一批。

    柳德米拉和最后几个人无奈之下,只能重新回到了囚笼里,关上笼子!他们绝望的发现,城堡里暂时安全的地方,反而就是这些铁笼子了。

    而随着毒气不断的侵入,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被毒死在这些笼子里。那个变.态的女人离开之前打开所有笼子,从杀人的角度来说根本多此一举,似乎就是要这些囚犯们在绝望中痛苦的死去。

    当听见脚步声和灯光的时候,柳德米拉的第一反应就是城堡里的人回来了!这实在不能怪她,因为苏铭用的步枪就是从城堡保安那里缴获的,上面战术手电的型号都一样,作为一个雇佣兵,柳德米拉太熟悉这些兵器了,只要看过一眼就能认出来。

    抱着‘杀出一条血路,哪怕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的想法,柳德米拉悄然无息的发动了进攻,结果就是刚才的那一幕,被人撞飞了出去。

    打斗的动静顿时吸引了附近的猛兽,柳德米拉刚落地,一头棕熊就晃晃悠悠的爬到她的身边,低头去嗅。

    “想不到最后被禽兽干掉了……”柳德米拉终于放弃了抵抗,彻底认命了。

    不料那棕熊在她的头发上闻了闻,却没有咬她,反而一巴掌拍翻了一头想要来捡便宜的鬣狗。

    灯光一晃,一道光束落在柳德米拉的脸上,把柳德米拉的眼睛刺得生疼,根本看不清灯光后的人。

    “杀了我吧,我在地狱等着你们这些禽兽!”柳德米拉咬牙切齿的说。

    灯光在她脸上停留了几秒钟,黑暗中响起一声充满意外的‘咦’声音。

    “柳德米拉,你怎么在这里?”苏铭大为意外,根本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柳德米拉。

    听到这个声音,柳德米拉一下子傻眼了。

    居然是他!

    ……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一个短暂的认亲大会之后,苏铭控制住了剩下的动物,柳德米拉招呼着最三个幸存者从囚笼里爬出来。

    “大家别怕,这是俄罗斯人民的朋友,来救我们的!”柳德米拉短暂的介绍,以安这些惊魂失魄的幸存者之心。

    “但我本身也是一个华夏人!”苏铭补充了一句,招招手:“没时间多说了,赶紧上车!哦不,赶紧走!”

    城堡的唯一出路,是一扇沉重的大铁门,这是城堡的正门,半尺厚的铁门比看上去像是一个小城市的城门,平时用城堡老旧的机关可以开启,妮可离开之前已经破坏了机关,人力根本打不开。

    人力打不开,苏猛未必打不开。一声巨吼,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铁门被缓缓的抬起来一道缝隙。

    可还远远不够,苏猛脑门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缝隙却没有扩大,相反还有下坠的趋势。

    其他几个人一起帮忙,还是无能为力。

    苏铭打开了一颗大象的储能球,这是唯一一个力量型的储能球。

    吱……铁门发出刺耳的噪音,缓缓的抬起来,离地有大半米的空间。

    “你们先走!”

    柳德米拉犹豫了几秒钟,一咬牙,带着幸存者和动物们从门下面钻了出去。

    “你们快出来!”柳德米拉在外面焦急的大叫。

    苏铭和苏猛相对苦笑一下,现在他们两合力抬起了铁门,任何一个人松手,铁门就会落下来。

    他们两根本不敢,也不能移动了!

    就在此时,城堡中忽然响起一声凄厉的咆哮,黑暗中,一个嘴巴张到了耳朵边,满嘴都是烂牙,足足有两米高得‘怪物’,缓缓朝他们走来。(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