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七百九十七章 逃出生天

作者:银色纪念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了个槽,这是什么玩意!”

    苏铭和苏猛虽然抬着大铁闸门人不能动,脖子还是可以转的,听到后面传来沉重的脚步声,两个人都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黑暗中,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的类人形怪物!说是类人,是因为这家伙看起来还是人类的样子,两条腿走路,可是没有了手臂,嗯,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手臂,两条像是鱼鳍一样的东西因该就是它的手臂,软塌塌的挂在身体两边。

    浑身布满了虬纠但很凌乱的肌肉,就像是把十几个健美冠军身上的大块肌肉全部割下来,胡乱的凭凑在一起一般。

    最恐怖的还是那张脸,浑然没有了人类的模样,就像是一只受到辐射发生变异和溃烂的大鲨鱼。

    这玩意,显然不是什么善茬,苏铭压根就没指望这家伙能过来和自己谈人生理想……下意识的就是一道精神力过去,结果和那些蝙蝠一样,这怪物的精神已经错乱扭曲了,完全没法沟通。

    “吼……吼……吼……”怪物发出低沉的吼叫声,脑袋神经质一般的一扭一扭的,大步朝门口走来,嘴角……如果它还有嘴的话,挂着一串淡蓝色的恶心口水。

    这家伙身高腿长,走路速度非常快,很快就距离苏铭他们几米之外的地方,两只已经没有眼白的眼珠子,阴森森的注视着顶门二人组。

    苏铭一咬牙,妈的,实在不行就拼了,和苏猛放下大铁门,先干掉这个家伙,再想其它办法脱困。

    “贝克!是你吗?!”

    就在此时,柳德米拉的声音传来,她透过门缝看见了这个怪物,弯着腰冲怪物大喊。

    听到柳德米拉的声音,鲨鱼怪物明显愣了一下,望向柳德米拉。

    “这群该死的禽兽!”看到曾经的队员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柳德米拉睚眦欲裂,大吼:“贝克,你醒一醒!不要伤害他们,我们会救你出去的……”尽管嘴上这么说,可柳德米拉很清楚,变成了怪物的贝克就算能活着离开这里,也无法再恢复人的形状,甚至还能活几天都是问题。被抓来的这段时间,她看见好几次实验体被注射药剂之后发生变异,然后很快死去的惨剧了。

    就算能活下去,也是被国家当作怪物来研究,禁锢在实验室中。这样没有尊严的苟活,绝对不是一个雇佣兵所希望的。

    “母熊……”怪物贝克含混不清的吐出了一个字,停下脚步,距离苏铭和苏猛一米多的地方站住了。

    原本已经没有了眼白的眼珠中,竟然恢复了一丝清明,瞳孔微微收缩,周围出现了一层淡淡的白。

    “贝克,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我发誓!”柳德米拉咬着牙,拿起苏铭带着枪,一点点的瞄准了贝克的脑袋,只要他有进攻的迹象,柳德米拉就会毫不犹豫的开枪。虽然战友情深,但是柳德米拉清醒的认识到,在一个已经无法挽救的战友,和两条活生生的生命前,应该怎么选择。

    可以说她冷酷,也可以说她理智,但无论怎么选择,母熊都把最深沉的痛留给了自己。

    就在此时,贝克忽然动了,速度极高的冲向大门。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他并没有攻击苏铭苏猛,而是一弯腰,用布满肌肉的脊背一下子顶住了大门,像一条大海狗一样,四肢着地,撑住了摇摇欲坠的大铁闸门。

    “快走……”贝克发出了一声人类的咆哮,这时候所有人都知道他要干什么了,这个变异的雇佣兵,要用自己的身体顶住大门,帮助苏铭和苏猛脱险。

    “艹!”苏铭脑子嗡的一下,血冲上了脸。如果现在自己和苏猛离开,贝克肯定会被大闸门活活压死。

    大概是铁闸的重量过于惊人,也可能是注射的药剂并没有完全研发成功,贝克此时居然清醒了不少,他冲着苏铭和苏猛一咧嘴,露出满嘴的烂牙。

    “走吧,不要像娘们一样婆婆妈妈的!”贝克的脊背又被压得朝下一坠,但他吃力的抬起头,冲苏铭咧嘴一笑:“如果一定要有人死,那就让有能力报仇的人活下来吧!快走!”

    不知道是不是触动了机关或者电子设备,苏铭和苏猛只觉得手中的闸门愈发的沉重起来,隐隐就要有撑不住的迹象,两人相视对望一眼,同时下了决心,几乎在同一时间做出一模一样的动作,翻身从闸门下翻身滚出去。

    “吱呀……”失去了两人支撑的大闸门,重于开始缓缓的下落。

    闸门下的贝克大吼一声,浑身肌肉紧绷,竟然在一瞬间硬生生的将闸门重新朝上顶出了几公分,但紧跟着脊梁就发出一阵骨骼断裂的声音,被一点点的压得趴了下去。

    “这帮不专业的禽兽,竟然留下了老子的命,哈哈哈,真想看看他们知道有人逃出去之后的表情啊,可惜了……”贝克吐着血沫子狞笑说。

    “贝克,我发誓,我会用我的后半生,杀光这群禽兽!”柳德米拉简直要疯了。

    ……

    “我艹,你们干嘛,演悲情剧啊!”

    苏铭和苏猛翻身出来之后根本没跑远,刚才情形太紧张,按照电视电视的套路,肯定是贝克为了救人被压死,可出来之后,苏铭才想起来完全没必要,他和苏猛可以在铁门外另一侧,继续抬着铁门,等到贝克出来之后再放手嘛……

    “苏猛,快!”苏铭一咧嘴,双手已经拖住了铁闸的下方,浑身肌肉暴涨,大喝一声,稍稍阻止了铁门的下垂势头。

    紧跟着苏猛的双手也到了,铁门终于重新停在距离地面半米不到的距离。

    柳德米拉简直惊呆了,张大嘴巴愣在一边。

    “蠢女人,愣着干嘛,演悲情剧吗?!快把他拉出来,我两顶不住了!”苏铭呲牙咧嘴的说。

    “哦哦哦……”柳德米拉大梦初醒,连忙把已经被压得半死不活的贝克从门缝下拽了出来。

    轰隆一声巨响,恐怕有上万斤的铁闸门终于重新落地,整个地面似乎都狠狠的震动了一下。

    一大群动物,六个幸存者,一个变异的贝克,在城堡外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

    一架直升机在罗马尼亚的崇山峻岭中穿梭着,直升机上,除了唯一的乘客妮可,就只剩下一个驾驶员。这也是城堡里唯一的原班人马,如果不是因为要留着他架势飞机,妮可可能连这个活口都不会留下。

    倒不是因为担心被委员会斥责,杀掉低权限的人员,妮可这个2无限接近核心的权限还是能罩得住,洛克死亡的噩耗让妮可接近暴走,在离开之前,这个疯女人表面上是出于保密,实则是为了泄愤,居然干掉了大部分的城堡组织成员。

    剩下的这位驾驶员先生立刻就怂了,毫不犹豫的执行妮可的所有指示,哪怕妮可并没有第一时间逃离罗马尼亚这个是非之地,而是冒着被政府军围剿的风险,在两座城堡之间的航线上,寻找之前派出的直升机的残骸,他也不敢有丝毫异议。

    很快的,直升机就已经把两座城堡间的直线路径搜索了一遍,却没有发现任何痕迹。

    “继续找。”妮可面无表情的说。

    和组织里其他人对待洛克的态度完全不同,妮可和洛克之间,有一种说不清的感情,从基因学的角度而言,妮可和洛克可以算是姐弟,甚至更进一步说,他们两是同一个人的不同两面。

    妮可是私生女,而洛克则是同一颗卵子中提取的基因片段诞生的试管婴儿!

    私生女也是女儿,而试管婴儿,还是某些基因片段诞生的试管婴儿,在人类的道德关和感情上,几乎可以算是不相干的人,至少在他们的父亲眼里是这样的。因此妮可可以成为组织的核心成员,享受很高的权限,但洛克就只能在成长过程中,不断的接受比较成熟的基因改造,相当于组织的一个高级试验品。

    但这并不妨碍洛克和妮可的关系,在洛克几乎没有的情义观念中,妮可是他必须要服从和保护的唯一一个,同样,在妮可冷酷无情的性格中,洛克也许就是唯一的那一点人性。

    “顺着这条河找,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条河经过艾比克城堡。”妮可面无表情的下达了指令,就算洛克死了,她也要找到对方的尸体,然后为他报仇。

    直升机调转了方向,顺着湍急的河流飞行。

    果然,在河流的一个分叉口处,找到了一具搁浅的尸体,正是城堡的保安。

    没多久,又在支流中,发现了直升机的残骸。

    “妮可小姐,前面似乎有异常!”

    两头棕熊站在浅水处,似乎在啃噬着什么,妮可一眼就看出那是一个人形生物,已经被咬得血肉模糊。

    “该死的,是洛克!”

    妮可毫不犹豫的拿起步枪,在飞机上两次干脆利落的三连发,两头棕熊头部中弹,悲鸣着倒在水中,鲜血染红了水面。

    直升机缓缓降落在湖边,妮可跳下飞机,只见洛克的后背已经烂的不成样子,有的地方甚至露出了脊椎骨,一条大腿上的肉几乎被啃光了。

    “洛克,洛克,你还活着在嘛!”妮可深知洛克的生存能力有多强悍,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颤抖着去摸洛克的颈动脉。

    说来也奇怪,一直一动不动的洛克,就在妮可触摸到他的一瞬间,一根小指头忽然抖了一下。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