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265章 有个交代了

作者:张君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平时和梁泊华一道,总是卑微有礼、谦谦君子似的风范,这时突然发火,那种猥琐人格自带的装逼天赋便化为一副贵胄公子的模样,话语冰冷,双目不怒自威,颇有领导仪态。

    梁泊华原本也就当宋保军是个有学识懂礼貌的富家公子,见他说话渐渐严厉,心想二少专程让自己从象京过来协助这位表少爷办事,现在连一点点小事都没办好,不禁冷汗浃背。

    算起来,自己在这位表少爷身上已经出过两次纰漏了。

    想到这里,梁泊华觉得自己真应该检讨一下,说:“军少,你放心,这时我马上办好。”

    “那我就拭目以待。”宋保军冷哼一声。

    在场的金星唱片公司其他人见一向位高权重的梁主任被眼前这大男孩训话,纷纷嗅出了其中不同寻常的意味。

    那些个和黑蛇光子平时关系不睦的,此刻通通噤若寒蝉,好像东北风里的蚂蚱,一个个浑身发抖不能自已。

    得罪蟹委会娱乐审查局的梁主任,后果有多严重,就算用**想也能想得出来,何况那年轻人似乎比梁主任的来头更大。

    范经理双膝一软,几乎就想当场下跪求饶。

    梁泊华眼神冰冷,在几个人身上扫来扫去,沉默良久,在这些人冷汗渐渐湿透衣襟的时候说道:“张秉坤在哪里?让他马上过来,再清理一间会议室出来,大家都过去开个会。”

    “是,我这就去办。”范经理没口子答应,说:“请梁主任和、和这位……以及……黑蛇光子先去会议室喝杯茶。”她不知道宋保军如何称呼,只好含糊带过。

    黑蛇光子诸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读出了对方眼中的无限惊喜。

    临走出训练室门口,范经理稍稍落后几步跟在后面,向冷辉低声说道:“冷公子,这段时间公司里事务繁忙,我实在是……唉,不好意思,还请你们多多见谅。”

    “冷公子”是歌迷给冷辉的称呼,在公司里他就只会被人“王富强”的直呼其名。现在范经理重新把这个尊称用起来,以示对黑蛇光子的尊重,也表明自己的态度。

    冷辉没理这个茬,道:“有什么话待会儿你自己向军少说去。”

    范经理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十分苍白。

    梁泊华一声令下,金星唱片的员工效率极高,只花几分钟便把会议室收拾干净。

    泡上几杯热茶,梁泊华和宋保军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话,陪在边上的范经理和田翠蓉如坐针毡,热汗滚滚而下,活像即将被拖进屠宰场的生猪。

    半小时后,张秉坤气喘吁吁如同奔丧一般赶到。他本来在西区办事,一路过来起码两个小时的车程,接到电话得知是梁主任有令,立即停下手头所有事务,驱车连闯十七个红灯,这才勉强没让梁主任等太久。

    “坐吧。”梁泊华指指前面的空位,看也不多看他一眼。

    张秉坤连忙用眼神向范经理询问,只见一贯机灵的范经理脸色灰白,呆若木鸡,竟对自己的到来一无所觉。

    他来不及擦汗,就在空位虚坐了半边屁股,笑道:“梁主任这次过来,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我也就不外出了。”

    “打电话通知你?”梁泊华头也不抬,嘿嘿的冷笑:“通知又能如何?贵公司还不是把我的话当做放屁一样?”

    “什、什么?”张秉坤听出了梁泊华话中不寻常的意味,颤抖着声音问:“梁、梁主任何出此言?”

    梁泊华手里端着的茶杯重重放下,茶水倾出一半,淡淡道:“张秉坤,我让你重点扶持黑蛇光子的音乐工作,现在几个月过去了,你给我做了什么?”

    张秉坤啊了一声,应道:“那天在酒吧聆听军少和梁主任的教诲,我回来就让小范去办理这件事的,不敢有什么疏漏。”

    梁泊华只是嘿嘿冷笑不止。

    待看见范经理一脸不知所措的神色,他突然醒悟过来,蹭的站起,指着范经理喝道:“范淑珍!你搞什么名堂?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我、我、我……”范淑珍不敢抬头,甚至答不出一句囫囵话。

    张秉坤那天之后就没怎么关注黑蛇光子了,这时见梁泊华问责,只想怎么才能全部推给范经理,表情越发严厉,道:“范淑珍,你胆敢对梁主任的话阳奉阴违,是不是不想干了?”

    梁泊华道:“这事情应该好好查一下,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疏漏,又有谁在其中贪赃枉法,不顾审查局的命令恣意妄为。”

    “是、是!”张秉坤连声答应。

    梁泊华道:“现在交代情况还能争取宽大处理,到时候一旦查明事实真相,可能就直接枪毙了,那该多可惜。”

    话音刚落,范淑珍扑通一声跪下了,颤抖着道:“我说,我什么都说。”

    梁泊华和张秉坤对看一眼,同时松了一口气,心道总算能对军少有个交代了。

    事情其实很简单,范淑珍和公司里的2096乐队历来保持着良好的关系。那天张秉坤要她好好利用公司资源运作黑蛇光子,范淑珍敏锐的意识到这是一个契机。

    金星唱片公司就那么大,资源就那么多,黑蛇光子与2096为同类型的团体,若是资源向黑蛇光子方面倾斜,2096所能得到的资源势必会减少。

    这是2096万万难以承受的。

    收到消息后,田翠蓉开始向范淑珍公关,拿出大量钱财请她吃喝玩乐,还送了价值三十多万元的珠宝首饰。

    如此厚意,范淑珍如何能不投桃报李?各种通告、广告、节目、电视采访、演唱会嘉宾、软文推广,给2096的机会一点没少。至于黑蛇光子这边,爱干嘛干嘛去。

    上行下效,下面的人自然很容易体会领导的态度,范淑珍打压黑蛇光子,就连保安、保洁阿姨也不会给冷辉他们好脸色。

    听到这里,张秉坤一拍桌子:“范淑珍,你已经构成了受贿罪和渎职罪,等待公司的处理吧!”

    梁泊华吩咐随从把范淑珍和2096乐队成员带走,这女人一路挣扎求饶自是不用多提。

    宋保军咳嗽一声,提醒大家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工作本身,说:“张总,你看这事,应该怎么整?”

    “我、我一切都服从军少的指示。”张秉坤的场面话倒说得熟溜。

    宋保军沉声道:“我需要一个详细具体、可以操作的计划,而不是像你这么唯唯否否。”

    “那、那……”

    宋保军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对方,直到把张秉坤盯得心里发毛,说道:“为黑蛇光子提供全新的资源,请专业设计师为他们重新设计形象、确定路线和发展方向,我需要一个团队为他们量身打造新的专辑,可以办到么?”

    张秉坤掏出丝巾不停的抹汗,赔笑道:“当然没问题。”

    “冷辉最近做了一张专辑,我听了其中几首歌,不是很满意,但是其中也有可取之处。”宋保军道:“希望能保留他们原来的风格,再做得更精彩一点。”

    不可否认,宋保军猥琐人格的【装腔作势天赋】真乃天下一等一的装逼利器,装什么像什么……不不不,简直就是装什么就是那个样。

    在书法导师裘元成课上的谦卑好学,面对古文老师姜忆惠时的恃才傲物,与柳细月相处时的风流倜傥,跟叶净澈在一起时的诚朴真挚,同刘佩龙争锋时的嚣张跋扈,每一种转变都渐渐的得心应手,越来越自然。

    现在与张秉坤说话,又变成了咄咄逼人的上位者,而且那种气势不是一个暴发户简简单单就能装出来的。

    很随意的挑眉,相对缓慢的语速,不容置疑的态度,令人很容易涌起一种错觉:这起码是个在正职局级位子上坐了十来年的领导干部。

    可偏偏宋保军只是二十二三岁的年轻人,这便让人怀疑他是否家世如此。

    “是是、好的。”张秉坤还能怎么办?只好满嘴答应下来。

    “冷辉,你们有什么要求吗?”宋保军转向黑蛇光子诸人问话。

    冷辉再一次见识了军少的威风,不禁十分惶恐,虚虚向前探直身子,恭恭敬敬的应道:“我们唯一的愿望是把这张新专辑做好,做得达标,做到让军少满意,让歌迷喜欢。”

    梁泊华试探着笑道:“张总,你怎么这么不晓事?”

    “这个……”张秉坤不知他想表达什么。

    梁泊华道:“以军少的大才,愿意来你们金星唱片进行指导,是公司的福分,我看贵公司不如聘请军少担当艺术总监,亲自指点公司的艺人,以后说出去也方便。”

    张秉坤不愧是混惯了江湖的,一点就透,搓着手笑道:“不知军少能不能屈尊为鄙公司指点一二?每个月来那么几天就行……呃不不,您如果没空,随便打个电话来过问过问也算是上班了。”

    这其中大有名堂,宋保军在你们公司担任艺术总监,算是任职吧?那你总得开工资吧?一个月不好说,几万块薪水得付吧?(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