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269章 宋呆军

作者:张君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好了就通知我一声。”宋世贤挂掉电话。

    宋保军马上拨电话给杜隐廊。

    也是巧得很,杜隐廊刚从中海飞来不久,就在茶州新港工地视察工作,见表弟对新港的事务上心,便邀请他一同过来看看,又说派人去接他。

    宋保军刚出了金星唱片不远,这里是一条不算繁华但也不偏僻的街道,沿街均是商铺。

    他站得有些无聊,见对面古奇专卖店装修豪华气派,两个时尚靓丽的女生手挽着手,说说笑笑的走出门口。其中一人高跟丝袜长腿,身材甚是玲珑,宋保军不免多看了几眼。

    茶州最不缺的就是各色美女,从清纯到艳丽,从丰满到苗条,从轻佻到端庄,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找不到的。

    那两个女孩笑着讨论古奇专卖店里的提包哪个款式好看,一路走向宋保军边上十多米外停着的一辆红色帕萨特,人美车也靓,真真是一道诱人的风景线。

    宋保军突然觉得那女孩依稀眼熟,忍不住试探着叫道:“哎,冯佳霖!”

    那女孩果然转过头来,定定的看着宋保军几秒钟,这才恍然道:“哦,宋‘呆’军,是你啊,怎么在这呢?”

    女孩刻意在“呆”字加重了语气,还忍不住抿嘴一笑,又带着几分不屑。

    宋保军忙笑道:“真的是你,我还以为认错人了呢。”

    女孩让同伴把购物袋放进车子后座,站在宋保军面前一米处,抱着双臂仔细看了看对方,用居高临下的语气问道:“毕业到现在也有四年多了吧,都干些什么呢?”

    “我啊,没什么干的,你们应该都大学毕业了吧?”宋保军同样也在打量女孩,见她一头黑直顺滑的长发,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带有淡淡的笑意,但那笑容说不出是礼貌还是敷衍。

    女孩答道:“还没毕业,不过已经大四了,目前在实习。你呢?”

    女孩的同伴放好东西,走到边上笑道:“佳霖,你朋友啊?”

    女孩抬抬下巴,不是很在意的应道:“哦,我高中同学,宋保军,班里著名的呆子,好久不见了,没想到在这里碰上。哎,你知道吗,宋呆军以前和女生说话还会脸红,经常被别人欺负,我都替他可怜。”

    宋保军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之色,说:“老同学,这么久了还记得啊。”

    “当然记得了。”女孩笑着说:“你天天都被欺负,是全班所有人的出气筒,我印象最深刻了。”

    这女的名叫冯佳霖,是宋保军的高中同学兼班花,长相出众身材高挑,自然也是他曾经倾慕过的对象之一。

    当年宋保军在班里是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的呆子,姓名中的单人旁理所当然被去掉,被大家叫做宋呆军。

    关于他怎么被其他同学捉弄、整蛊、欺凌、侮辱、陷害、殴打、辱骂的事迹,写出来比高考复习大纲还厚。

    宋保军暗恋冯佳霖的时间不算很长,原因在于这位班花实在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

    那时刚刚进入青春期的男生谁不喜欢漂亮的女同学?不管她性格怎么样,颜既是正义。宋保军不懂事,自然是谁长得好看就暗恋谁。

    他没什么朋友,脑子又笨不肯学习,天天上课时发呆,尽是幻想自己被美女包围着做出种种不能详细描述的丑事,其中最清晰的美女身影就是冯佳霖。

    高一的一次语文课命题作文《最好的同学》,宋保军按捺不住幼稚的情思,写了冯佳霖的名字。当天晚自习便被人拿走张贴在教室后面的墙报上,引起所有同学哄笑围观,连冯佳霖也亲自去看了一遍。

    第二天早上,他的书籍课本练习册通通被撕成碎片堆在桌面上。

    听说是冯佳霖的某个狂热粉丝,又好像是冯佳霖觉得被全班最低级的呆子写进作文,面子挂不住,指使别人做的。

    宋保军哪敢打听谁是凶手?用力吸着鼻子收拾桌子,从此再也不敢提一次冯佳霖的名字,改去暗恋其他女生了。

    到后来高中毕业,同学各分东西,宋保军留下继续补习,他和这些同学再也没有见过一面,就是后来偶然听说冯佳霖考上中海大学,看这情况,以后是断断没有交集的机会。

    中海大学可是全国排名前五的名牌大学,学生们个个都是天之骄子,毕业后或者创业,或者进入跨国企业工作,将来功成名就,和普通人不是一个阶级的。而宋保军复读两年,学的还是古文这种冷门专业,恐怕连工作也难找,有什么资格和人家做比较?

    没想到几年后物是人非,双方偶遇在一个不知名的街头。

    听她的言辞,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傲。

    宋保军唯有报以苦笑,揉着鼻子说:“是是是,大家一旦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找到我就会开心了。”

    同伴扯扯冯佳霖的衣袖道:“行了,走吧,跟一个呆子有什么好聊的。”

    “等会嘛,我们好歹同学一场呢。”冯佳霖说:“还没问你呢,考上什么学校了?对了,你成绩一直垫底,想必也考不上大学吧?现在在哪里打工?”

    宋保军还能怎么回答?又不好说自己高中复读两年至今还在上大学,只能顺着她的语气答道:“呃,最近在茶州新港的工地打工。”

    他的打扮本来就不是很讲究,天天一套灰色夹克破皮鞋,再加上气质猥琐下流,老同学也就没把他看在眼里。

    冯佳霖哦了一声,顿时来了兴趣,说:“我也在茶州新港项目部实习啊,你在哪个部门?不会是真的在工地搬砖吧?”语气中的鄙视和不屑,在短短两个问句里表露无遗。

    宋保军已经没有了老同学重逢后的欣喜,淡淡道:“是啊,就是做一些搬钢筋、扛水泥、砌砖、挖土方的活计,一个月也有三四千块收入。”

    冯佳霖还当真相信了,瞪大眼睛说:“我果然猜得没错,你是我们高27班最没出息的学生。”

    宋保军挠挠头道:“我读不起书,也没什么本事,既然你也在茶州新港做事,不如帮帮我好了。”

    冯佳霖一脸高高在上的神气,冷笑道:“帮你?你会什么?茶州新港那么大的项目,我又那么忙,哪有时间管你?”

    “呵呵呵,那就不好意思了。”

    冯佳霖拿出一张名片几乎是扔一般的递过去,说:“这是我的电话,看在高中同学三年的份上,你有事可以打给我。”

    宋保军接过名片一看,上面印着:“冯佳霖,茶州新港管理委员会项目部财务经理”后面接着很小的两个字“助理”。

    “哦,哦,想不到老同学现在混得这么好。”

    冯佳霖说:“你以为简单?项目部不是人人都有本事进的,这还是我爸不知托了多少关系才能进去实习。”

    她的同伴不耐烦的催促道:“佳霖,还是赶紧走吧,上班要迟到了,丁主任会不高兴的。你知道丁主任有多厉害的。”

    冯佳霖看看手表见时间不早,忙说:“行了,先这样吧,平时没什么事千万别胡乱给我打电话。”

    宋保军无奈的挥挥手:“好的,冯总再见。”

    两人钻进车子,还能听到女伴响亮的声音:“那种蠢材,理他做什么?”以及冯佳霖的回答:“嘻嘻,就是在蠢材跟前才好显示优越感啊!”帕萨特发动起来,一道烟走了。

    没多久,梁泊华开着破旧的大众车停在宋保军面前,脸上挂着讪讪的笑容。

    从茶州市区到新港有三十四公里路程,中间还有一段七点五公里的高速公路没修好,宋保军和梁泊华到达新港工地时已是下午三点。

    其实在路段中间的一个高坡上宋保军就能远远看见老大一片工地,延绵数公里。

    高耸入云的起吊机一架连着一架,挖掘机、推土机、穿探机、打桩机一派热火朝天,渣土车、工程车、运输车、重型卡车往来不绝。走动的人员比蚂蚁还要细小,根本看不清楚。

    宋保军不由说道:“好大!”

    梁泊华转动方向盘超越前方一辆载满钢筋速度缓慢的卡车,应道:“茶州新港一期是国家十三五规划的重点项目,能不大么?”

    到了地点,四周已砌上砖墙围住,只留一个大门进出。门上挂有好几个牌子:“茶州新港建设管理委员会”、“茶州新港一期工程项目部”、“江南第二建设公司”、“中海工程安装公司”、“茶州新港建设安全监理部”、“龙头运输公司”等等等等。

    平均每隔十来秒就有一辆车子进出,显得异常繁忙。

    梁泊华在门口被门卫拦住,出示了通行证才获准放行。

    绕了好几个弯,路上都有危险区域的警示牌,以及避开忙碌的施工区域,又进入一片居民区,这才来到项目部办公室。

    一栋十层高的大楼,有了些年头,入口处照例挂有许多单位的牌子。梁泊华介绍说这是原海鸥镇的政府驻地,现在海鸥镇已经整体搬迁,空出来的大楼就被项目部征用了。

    宋保军心想怪不得四周那么多民房,原来以前是个小镇。、,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1-0109:04:45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