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866.第866章 867 龙族的辉煌与骄傲

作者:没有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表弟,你手中可有能够信得过的心腹女妖?”

    这边安排女妖精去伺候猪八戒,那边两兄弟也到了正殿,一桌酒菜早就已经备好。

    只不过坐下之后,还未等举杯,小白龙却忽然在他耳边没头没脑的低声说了一句。

    “表兄,你这是何意?”

    小鼍龙一愣,仔细看看这表兄,刚刚他就觉得有些奇怪,感觉好像唐僧就不就走,忽然之间,自己这个表兄就不怎么在意了。而且,如果说之前还是来做说客,来找自己要人,生怕自己伤害了唐僧,对自己也是十足的戒备提防的话。

    那么现在,小鼍龙已经可以完全确定,不能说小白龙对唐僧的问题毫不关心了,但是现在显然,在猪八戒的事情上,或者说在猪八戒的身上,有些什么事情,让小白龙更加的上心。而且这件事情,小白龙还非常有自信,能让自己放弃计划,放弃唐僧,全力配合他去完成。

    “女妖……我身边有从泾河带来的几个贴身的仆从,有当年我父王身边的龟丞相,也有我母后身边的两个侍奉锦鲤。此外,当年在长安人间帝王夺位,玄武门事变之时,有一对母女被兵马追杀,跳进泾河自杀保全名节不做俘虏,被我所救一直带在身边。据她们所言,乃是那如今长安之主大唐帝王李世民的兄长,原本的太子李建成的妻女。这些人乃是我的心腹之人,从泾河跟着我到了西海,又从西海跟着我来了这黑水河。表兄,你询问这些,究竟是为了什么?”

    小鼍龙沉吟了一下,不仅是女妖,把自己手中的所有心腹之人的名单,都和小白龙说了一下,随后,两兄弟见面之后,小鼍龙第一次认真的看向了小白龙。

    “表弟,这件事先不说,我先问你,当初我因为烧了御赐的夜明珠,被我父王告上天庭押赴斩龙台,侥幸得脱一命被贬到鹰愁涧的时候,你还在泾河之中,当时你也曾多次来看望与我。算一算,距离上一次你去鹰愁涧也不过是几年的时光,怎么如今却来了这黑水河强占河神水府?”

    小鼍龙一怔。

    看着小白龙半晌没说话,随后叹了一口气,把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事情全都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

    从怎么长安城来了个袁守城,到他的父王泾河龙王怎么和袁守城打了赌,再到怎么改了一点雨数赢了赌约。但是却因为这么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本该是执掌行云布雨润泽人间职责的龙族自行可以决断的事情,天庭却突然强硬插手,并且以此为名将自己的父王泾河龙王送上了剐龙台。

    而后,又是怎么有人告诉泾河龙王魏征是监斩官,李世民可以救他,然后他去求了李世民,结果最后李世民言而无信,让魏征梦中斩龙剑斩了泾河龙王。泾河龙王死后怨气难平去找李世民报仇平冤,然后吓死了李世民,李世民怎么到了地府被人搭救还阳。

    而就在李世民还阳,开水陆法会让唐僧脱颖而出的时候,本该是罪臣之子的泾河龙王的九个儿子,却都个个平步青云,随便挑出一个来,都比之当初泾河龙王要强上百倍千倍。

    然后自己的母亲无奈之下,只能带着不受嗟来之食的自己,和一些感念泾河龙王旧恩,不愿卖主求荣,没有跟着那八个龙子到各个地方升官发财荣华富贵的旧臣,投奔到了西海。但是却因为胸中郁结,没有多久自己的母亲一病不起与世长辞。自己看不惯二舅西海龙王那奴颜婢膝的嘴脸,带着人就离开了西海,特意想办法来到了黑水河这条唐僧的必经之路上报仇!

    “……唉!表弟,节哀顺变!”

    小白龙没有想到,不过短短的几年时间,自己在鹰愁涧里不过打个盹儿的功夫,自己的表弟身上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倒了一杯酒,起身对着泾河的方向倒在了地上,遥祭自己的姑夫泾河龙王。

    第二杯酒对着西海的方向,再次倒在地上遥祭自己的姑母。

    随后,小白龙这第三杯酒才和小鼍龙对饮了一杯。

    “表弟,前有东海三堂兄敖丙被哪吒扒皮抽筋。虽然起因多少有些是因为堂兄高傲自大欺凌他认为是凡人的哪吒,被哪吒错手误杀,但是却也是我龙族一大恨事。而后,却因为阐教的实力,封神的大劫,还有天庭的压制,这件事情不了了之,但是当时却至少让哪吒削骨剃肉自刎赎罪,虽然后来被他师父救活,但也算是我龙族没有输的太惨。而后,有我新婚之夜误烧夜明珠,结果却被我自己的亲生父王主动告上天庭。如果不是师父他老人家一路从长安向西前往灵山取经,一路上山高水远妖魔丛生,凡马不堪重用。观世音菩萨觉得我可以担当此任,在玉帝那里求情才让我逃了一命,此时,我和姑父的下场怕是一般无二。”

    说到这里,小白龙叹了口气,被自己的亲爹送上了刑场,这个感觉……呵呵……

    这件事情小鼍龙自然直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表兄突然把话题一转到了这上边,但是却也非常了解小白龙的心情,没有说什么,提起酒壶斟满二人的酒杯,无声的共饮了一杯。

    小白龙放下酒杯深吸了一口气,压压自己内心的感伤和如今想来依旧不减分毫的绝望,转头看向了小鼍龙:“如今又发生了表弟你的事情。虽然降雨这件事情,天庭是可以关的,但是这么多年来,却是默认的由我龙族自己管理,除了特殊情况,天庭也只是传达大方向上的旨令。从未说过让某一位龙王降雨的时候,精确到降雨数几分几点如此苛刻!别说只是短了几分雨数,就算是少降一场雨多降一场雨,自古以来这种事情发生的可是多不胜数,什么时候又有人纠察过?但是姑父却因此上了剐龙台。”

    小白龙的话,无异于是直接粗暴的揭开了小鼍龙最不能触碰的伤口,而且还狠狠地蹂躏过后洒上了厚厚的盐巴。

    但是因为刚刚小白龙先说了敖丙和他自己的事情,小鼍龙虽然愤怒却还不止于抱走,只是不停的一杯接着一杯的猛饮烈酒,等这小白龙给自己一个答复。

    “表弟,你可知,这些事情,究竟是因为什么才会发生的么?为什么越来越严重,越来越让人难以接受?”

    小鼍龙狠狠地将酒一口吞入腹中:“还能是因为什么?是他天庭和佛门欺人太甚!”

    “那为什么天庭和佛门或者是阐教,几次三番都是如此对我龙族?为什么是我龙族,而不是其他的势力?不是北冥海的妖师宫?不是万寿山的五庄观?不是人阐截三教?”

    “这……。”

    小鼍龙收听了下来,正要往自己的嘴里灌酒的酒杯,被他紧紧的捏住,缓缓的放回了桌面上。

    是啊,是他们欺人太甚,可是,又为什么是我龙族呢?

    “表兄,你说,是为什么?”

    好半晌后,小鼍龙才第一次心平气和正色的坐直了身体看向了自己的表兄。

    “是因为实力,因为我龙族没落了!”

    说到这里小白龙叹了一口气:“究其一切的原因,不过是因为我龙族富有四海子嗣众多,血脉多不可数,但是却没有以为可以让三界各方势力忌惮的高手坐镇。如此,不过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如同是一块大肥肉,谁都想咬上一口!”

    “可是!”

    说到这里小白龙顿了一下,看着小鼍龙的眼睛,但是却很明显是在想着一些其他的事情。

    “可是在上古时期,在那我龙凤麒麟三族争霸的时候,谁敢如此耍弄欺凌我龙族?就算是与我龙族并名的凤凰麒麟二族,也是联手才能勉强抵抗得住我龙族的征伐。那个时候,祖龙大人带着九大神龙齐出,三界谁不俯首称臣、退避三舍?那个时候,可有谁敢将龙族当做一块肥肉咬上一口?又有谁将我龙族当作棋子随意摆弄随意丢弃?”

    小鼍龙听着小白龙说起那曾经龙族最风光、最强盛的往昔峥嵘岁月,虽然他不曾见证过那个时代,但是却也是他们从小耳濡目染的。

    龙族的骄傲来自哪里?就是来自那个时期!

    龙族最骄傲的不是自己是龙族,与龙族能媲美的,不说凤凰麒麟二族,也不说有道门三教和西方释教,就说刚刚小白龙说的那两方势力,又哪个不比龙族高贵?至少也不会弱于龙族。但是他们虽然也有着自己的骄傲,却远远逊色于龙族。

    因为,曾经的龙族,就是绝对无敌的霸主!同等级的势力同样的上古大族,也要两方联手才能勉力抵抗,从盘古开天辟地到如今,除了已经覆灭的截教,谁能有如此辉煌与无敌?

    但是,一切早就已经消逝在时间的长河之中……

    “不说上古三族争霸时期,就算是后来我龙族已经没落,祖龙大人成了天道四象镇压天地,九大神龙老祖也陨落的陨落、沉睡的沉睡。但是那如雨一般的天龙老祖宗们,就算是号称妖掌天巫掌地的巫妖二族和那些已经注定的圣人们,又有谁敢小看龙族?当然虽说龙族加入了妖族的天庭,但是却只是归附而非臣服!龙族那个时候听调不听宣,不管是妖族还是巫族,那个不对龙族敬让三分?”

    这个时期他们两个虽然依旧没有经历过,但是四海龙王却是经历过那个时期,虽然那个时候他们四兄弟还只是不大的小孩子,比起如今的他们来还要小得多,但是却也是亲眼见证过那一段龙族最后的辉煌时期的。自然,他们从小也都是没少听着四海龙王,还有一些其他的老一辈从那个时期存活下来的老族人说起过的。可谓得上是耳濡目染,是听着那个时期的无数传说长大的。

    “就算是到了后来,那些天龙老祖们纷纷陨落与巫妖决战,残存的为数不多一些也在之后的岁月了或是重伤而死,或是陨落于其他争斗,或是想要重新恢复龙族的辉煌,拼死突破却惨然失败而亡的。等到了三皇五帝时期,那个时候的龙族可以说是已经彻底的落寞了。但是数不尽的金龙,在我们龙族最后的英雄应龙老祖,这位最后的天龙大人的带领下,也是让三界不敢有半点欺凌的势力。就算是三皇五帝之争,轩辕蚩尤大战这等天大的功德,都不得部分给我龙族一份,我龙族更是从那之后与人族这天地主角绑在一起,人族以我龙族为图腾和信仰传承,自称为龙的传人。这可是三界无论哪方势力都炊烟不一的一笔难以估量的财富和最后的安身保命之本。”

    说到这里,小白龙斟满一杯酒,对着东海龙墓的方向恭敬地遥遥的祭拜了一杯酒水。

    小鼍龙夜无声的跟着自己的表哥一起,祭拜了那些永远沉睡的祖宗和先辈。

    “表弟,如今,你明白我龙族为什么受尽别人的欺凌,却只能忍气吞声的真正原因了么?”

    小鼍龙沉重的点了点头。

    如今的龙族,还是当年的龙族么?

    不,已经不是了!但是却依旧占据着四海,依旧享受着祖辈打拼下来的基业余荫庇护,龙族所拥有得太多太多,都是受到三界所有人窥觑和垂涎的。

    但是,龙族却已经没有了祖龙大人带着九位神龙大人翱翔九天所向睥睨了。也没有了无数的天龙四海翻腾三界敬仰了。更没有了应龙带着绝大部分的金龙拼死一搏保护着整个龙族了。

    如今龙族剩下的,只有四海龙王四条山寨的金龙,空有五爪之貌却与普通的四爪水龙没有半点的区别。

    怎么还能保护整个龙族?怎么还能让人所忌惮?

    不卑躬屈膝、不奴颜婢膝、不懦弱称臣,怎么才能保护整个龙族,怎么保护整个四海,怎么保护一代又一代的老祖宗们给这些不肖的子孙们打下来的这份家业?

    “表哥!你说了这么些,究竟想说什么?直接说吧!只要你是对的,表弟绝不二话!哪怕你要我这条命,现在你就拿去!”

    想明白了这些,小鼍龙忽然理解了自己那个看上去窝囊至极的舅父。但是同样的,身为龙族的骄傲,已经对天庭和佛门的仇恨,却更甚了一筹!

    “你先看看表兄我如今怎样。但是不可发出半点声响!”

    说着话,小白龙打开了一个之前很早的时候,周子休送给他的一份用魔法阵制作的屏蔽阵图,阻绝了可能存在的所有窥探。放开了身上的血脉之力,让小鼍龙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如今处在进化边缘的五爪金龙的血脉之力!

    “表!表!表!表……。”

    感受到自己的表哥身上那让自己不由自主的就想要完全尊崇膜拜的,来自于血脉上的力量,小鼍龙那还不知道,自己的表格此时已经一致脚踏进了五爪金龙的行列?

    随后小白龙不等小鼍龙继续询问,就把周子休和龙族的交易都和盘托出告诉了小鼍龙。

    “表哥,说吧,究竟让我怎么做!我父王的仇我可以不报!唐长老我这就送出去!只要我龙族能重新兴盛起来,只要我龙族不会再出现如你我和敖丙表兄,不会在出现你我三兄弟身上发生的这些事情,表弟这身皮囊,你尽管拿去!”

    虽然小白龙还没有说他的计划,但是,小鼍龙却已经有了几分猜测,立刻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自己父亲的仇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下,但是,如果牺牲自己和自己父亲的仇恨,就可以带来整个龙族的希望,那么小鼍龙绝不会有半点犹豫!

    龙族的骄傲,和恢复当年的辉煌,这是每一个龙族骨子里最重要的事情!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