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坚守即为援

作者:希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春日的旷野上一片荒凉,土石裸露没有半点绿意,如同春雷滚过地面震动,无数马蹄踏过,土石再次被扬起。

    看着黑压压的周兵压来,前方的金兵阵营一阵骚动。

    “大人,大人,儿郎们顶不住了啊。”

    无数的将官前来劝说。

    “不能退!”金将愤怒的喊道,“两翼还能战。”

    他的双眼已然通红,看着前方乌云般的周兵,尤其是营中那夺目耀眼的朱字大旗,恨的咬牙切齿。

    这该死的朱山,卑劣无耻,诱他至此,以万数兵马静待,他们追骑散乱又人马疲惫,连整队的时间都没有。

    周兵如狂风一般两翼包抄几次三番将他的人马冲垮打散。

    眼看着又一次周兵从两翼冲来,自己的人马已经无心应战了。

    但是现在不能退,一退则溃千里,迎上去血战或许还能杀出一条生路,等到后方援军到来。

    周兵已经冲了进来,嘶杀声震天。

    不知道几番冲杀,很多将官突然发现身边的人马变的稀稀拉拉,四周散步者死尸,远处还有奔散的马匹。

    而在前方那些冲杀归去的周兵快速的奔入周军军阵两翼或是后方,整个军阵严整无比,似乎半点没有波动,带着森寒威压注视这这边的金兵。

    战鼓缓缓而起,周兵军阵缓缓而动,如同一把扇子张开,扇骨如铁剑。

    就说了成国公不可战胜。

    金人打不过,周人竟然也没有把他弄死。

    不仅没有弄死,他反而还重新执掌了北地兵权,调动兵马来围堵他们。

    这个家伙,不是人,是不死的魔鬼。

    念头闪过,不知道哪个金将先掉头向后逃去,旋即整个金军阵都开始奔逃,一溃千里。

    而好容易逃出身后周兵追击到了盘踞城堡前的金兵却发现这里依旧没有生路。

    整个城堡已经被周兵围起来。

    看到他们,军阵两翼兵马如蒲扇而出,已经没有战心的零散的金兵很快就被斩杀。

    这些人马这些事成国公都没有理会,他只是看着前方的城池。

    “攻城。”他说道。

    伴着这一声令下,无数的石弹带着啸声如雨般砸向城墙。

    喊声痛呼声城墙劈裂声不断的响起,一轮石弹过后战鼓齐响,在盾车的掩护下一队队兵丁扛着长梯向城墙奔去。

    护城河的河水已经被引走,盾车到达时自有兵丁将木板搭在河沟上,让扛着长梯的兵丁快速的通过,城墙上从石弹攻击中幸存恢复秩序的金兵射来箭簇,不断的有兵丁倒下,但随着长梯的搭起,源源不断的兵丁向城墙上攀爬,在远处看去就像一条条藤蔓将城墙覆盖,令人炫目又令人心惊胆战。

    “心惊胆战?”成国公回头看清河伯。

    是替金人心惊胆战吗?

    这个城池攻破不成问题了。

    清河伯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喜色,反而越发的青白,头发面容比被围困时还要苍老。

    “我在想,京城的城墙比这里高厚多少。”他说道。

    但就算城墙比这里高厚,守卫京城城墙的人可比不上这里。

    他的视线遥遥看去,虽然看不清那城墙上的金兵,但凶悍的气势依旧扑面。

    虽然现在这些凶悍的金兵正在成为他的人马手下的猎物,但想到在京城,这些金兵将肆虐,他就忍不住心惊胆战。

    “难道真不用再多派兵马去援助吗?”他拔高声音说道。

    这话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了。

    成国公收回视线不再看他。

    “我们此时在这里阻拦金兵,阻止金人大军南下,就已经是最大的援助了。”他说道,“北地有十万金军要突破我们的围堵,金国境内还在集结更多的兵马,如果拦不住,你觉得我们就算派去再多人马南下,又有什么用?”

    清河伯的面色黯然一刻。

    “这次金人是势在必得举全国之力要一击了。”他说道。

    这样说来他们是腹背受敌了,这次还能拦得住吗?

    不过这句话只在心里闪过,心里闪过就已经让他觉得羞恼了,似乎从北成国公援助解救那一刻,他就低他一等了。

    成国公转过头看他一眼。

    “不用担心。”他说道,“我们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什么意思?清河伯不解的看着他。

    “金人之所以这次能如此的来势汹汹,是先引诱陛下议和,再挑起我们周人内部纷乱,才趁机南下。”成国公说道,“那我们自然也可以这样做。”

    所谓的纷乱是指他代替他掌管北地吗?这朱山说话总是听起来很是不顺耳,清河伯脸色难看几分,所以说他一点也不想跟这个朱山呆在一起。

    “怎么做?”不过他还是忍不住问道。

    成国公看向北方,温润的脸上闪过一丝担忧,但旋即恢复了刚毅。

    …………

    …………

    “世子,这事不太好办啊。”

    太阳高高的挂在天上,日光明亮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带着春日的气息。

    但从斜坡上看去,触目所及也就是光秃秃的一片,连几棵枯树都看不到。

    “为了防止行刺,金人连都城附近的树木都砍光了。”

    山坡后一个男人低声说道,头上顶着的枯草帽子随之摇晃,如同风吹过。

    另一片草丛晃动,是一个人抬起头来,浓密的胡子上也裹着一圈枯草,只露出一双明亮的眼。

    正是朱瓒。

    朱瓒呸了声,将嘴里叼着的一颗枯草吐出来。

    “不好办的多了,我们不也来到这金人国都了。”他说道。

    男人回头看了眼山坡下,沟壑里乍一看一片黄土,仔细看能到其中略有起伏,那是披着黄土布的人隐匿其间。

    走到这里,他们的人已经折损了一半了。

    那还只是越过金兵最薄弱的防备处,现在可是在金国的都城,他们的目标是金国的皇帝。

    “金国的皇帝并不是只躲在宫中,为了动员更多的兵将,他常常出来与各部来往。”朱瓒说道,靠在斜坡上,带着几分闲适,眯着眼看半空中的太阳,就如同在享受日晒。

    话音落,就感觉到地面震动,二人同时身形一顿,小心的贴近斜坡慢慢的向外看去。

    远远的城池里,一队队人马涌出,密密麻麻清一色的鲜红铠甲白帽盔,令人望之发麻。

    比起一路上所熟悉的金兵,虽然看不清这些人马的形容,但气势绝然不同。

    “这是金国皇帝的哨营,挑选的是各部的精英悍勇,虽然只有六七百人,但极其厉害。”男人低声说道。

    朱瓒看他一眼,忽的笑了。

    “怕了?”他说道,“砍了七八年的柴,还是第一次见到你害怕。”

    男人苦笑一下。

    “以前砍的柴都是普通的,第一次来砍这种柴,难免有些紧张。”他说道,又看着朱瓒,“大哥看起来也有些害怕呢。”

    朱瓒笑了笑,没有掩饰眼中惧意。

    “我怕的倒不是我死。”朱瓒说道,伸手摸向身后,“死就死了,我只是怕…”

    他余下的话没有说,而是向南边看了眼。

    怕她死吗?

    不应该,她,也不是怕死的人。

    “怕时间不够。”朱瓒换了一句话说道,从腰里拔出短刀,视线坚定的看向前方的人马,已经隐隐能看到其内的黄龙大伞,“我们要快啊,要不然会死很多很多人。”

    ……………

    ……………

    一阵春风吹过,没有拂柳而是带来了急促尖利的梆子声。

    紧接着便是鼓响,急促而有力,令人心惊胆战呼吸凝滞。

    这是金人来了的警示。

    这些日子民众们已经被熟悉各种鼓号角棒子的含义。

    那这一次又是模拟训练警示吗?

    在城外正举着各种工具挖壕沟的民众们抬起头,一眼就看到远处升起的狼烟。

    “快回城!”

    城墙上也传来急促的喊声。

    这次是真的!金人真的来了!

    原本秩序井然劳作的民众顿时陷入混乱,扔下手里的农具向城中飞奔。

    城门没有像他们担心的那样仓皇的关闭,而是等最后一个人跑进去才关上。

    站在城墙的兵士们已经看到远处出现的兵马,密密麻麻如同一道线从天边滚滚而来。

    终于来了,来的好快。

    大家的脸上闪过一丝黯然。

    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原本寄希望与京东路以及京郊大营的兵马能拦住金兵,但现在看来,他们失败了。

    那些兵马大军都失败了,他们这些多数不是兵马的人能守住京城吗?

    整个京城里的人都屏住的呼吸,似乎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今日还是一更)(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