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他的安排

作者:希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她早就猜过顾清是陆云旗的人。

    毕竟能进怀王府的都是陆云旗筛选的人。

    虽然他的确把九褣教导的很好。

    陆云旗走都走了,还有什么安排?

    “陆大人交代要适时带怀王和君小姐您走。”顾先生低声说道。

    走?

    君小姐旋即后退一步。

    他想干什么?借着金兵进城,趁机除掉九褣吗?

    将来把罪过推到金人头上真是合情合理。

    顾先生看着她的神情笑了。

    他身后的人已经不动声色将她围起来。

    君小姐也笑了。

    “你觉得在这个时候我喊一句你们是奸细,结果会怎么样?”她说道。

    顾先生摇摇头。

    “君小姐你误会了。”他说道,“陆大人不是要伤害怀王殿下。”

    君小姐看着他神情木然。

    “那他想怎么样?”她问道。

    春日的傍晚日光还很明亮,但位于太湖附近一座深深宅院里的房间内却一片昏暗。

    大概是紧闭的门窗,又大概是屋子里站着的两人挡住了光亮。

    在这两人面前

    一个穿着团花锦绣袍子,带着一顶帽子的中年男人抬起头。

    一副乡绅打扮,却正是皇帝。

    “这么说金人还没有破城?”他有些惊讶的问道。

    “是。”陆云旗答道。

    他回答一向简单,皇上问什么就答什么。

    虽然京城被围消息传递不出来,但零零散散的也多少知道一些。

    “是宁炎带着全城的人守城。”袁宝在一旁补充道,“如今已经守了将近二十天了。”

    “守了二十五天,那就可以说是围城了。”皇帝说道,虽然还有些紧张,但神情几分欢喜。

    “是啊,陛下,没想到还挺厉害的。”袁宝说道,“怪不得金人没有再南下,这都是被京城引住了。”

    是啊,这挺好的,京城守的那么坚强,金人一定认为自己还在京城,所以只会被牢牢的吸引在那里。

    这南边就安全了。

    皇帝靠坐在椅子上。

    时间长了,援兵们再赶到,金人就将被击溃,危机就能彻底的解除了。

    想到这里他又皱眉。

    “援兵们怎么还没到?”他问道,“京东路的那些废物指望不上了,北地的呢?南边的呢?”

    陆云旗要说什么,袁宝已经抢先开口了。

    “北地那边还在跟金兵缠斗,有消息说金国还将再派兵五万南下”他说道。

    皇帝的脸色顿时沉沉。

    “真是废物。”他说道。

    “不过陛下放心,荆湖大军已经过来了。”袁宝忙邀功的说道,“奴婢已经联系上。”

    荆湖驻军是清河伯带起来了,亦是精兵强将,虽然清河伯带去北地一些将官,但必然还保留足够的人手。

    皇帝眉头微微缓和。

    “让他们先到这里来。”他说道,“再分兵去京城。”

    袁宝应声是。

    门外宁云钊捧着一摞摞文书走进来。

    虽然离开京城,但有些政务还不得不做,尤其是涉及到调兵遣将,看着捧来的文书,皇帝才微微舒展的眉头又皱起来。

    “玉玺怎么能丢了呢?”他看着袁宝带着几分怒意喝道。

    袁宝噗通就跪下了。

    “陛下,当时是匆忙,臣想不是丢了,是还放在勤政殿里。”宁云钊说道。

    他的声音平和,语调令人信服。

    “是臣有罪。”他接着说道,“臣受袁公公所托,却没有细查,以至于遗漏。”

    有人担责最好,也的确是他的过错,袁宝俯身在地没有说话。

    这些太监们最会推诿,肯定是他们的错。

    皇帝瞪了他一眼。

    “再说吧。”他说道,“回去之后再说。”

    不管是城破还是援军逼退了金兵,事情总会过去的,总要有终了的,只要他这个皇帝在,所有事都能解决。

    他说完这句话就低头看宁云钊送来的文书,并没有注意到一直沉默垂目的陆云旗抬头看了他一眼。

    “最好不要城破。”

    退出屋子袁宝叹气说道。

    “破了也好,更快。”陆云旗说道。

    这话让袁宝宁云钊都看向他,神情复杂。

    实话实说,城破了事情结束的的确更快,金人心满意足的劫掠一番也可以谈谈到底要怎么样了。

    但这种念头可是也只敢想一想,还不敢深想。

    真是个冷血无情的人,就算他也以皇帝为重,但至少还念着京城十几万民众呢,这个家伙,难道不知道城破了京城会有多惨。

    这样的人放在身边真是太危险了,袁宝撇撇嘴。

    “这里我守着,二位大人且去歇息吧。”他说道。

    陆云旗没有理会他转身走开了,宁云钊含笑跟袁宝说了几句辛苦才走开。

    陆云旗并没有走远,而是站在廊下。

    “陆大人。”宁云钊含笑上前施礼,神情诚恳,“一直忘了跟大人说声多谢。”

    这多谢听起来莫名其妙,但宁云钊相信陆云旗知道是什么意思,因为陆云旗的视线正落在他的袖口上。

    “谢倒不用。”陆云旗说道,收回视线转身负手,“也不是为了你。”

    宁云钊站在他身后。

    “不是为了我,那,是为了大人自己?”他忽的说道。

    陆云旗似乎没听到,一语不发抬脚走开了。

    “陆大人说事情到这里就可以了。”顾先生说道。

    什么意思?

    君小姐看着他。

    “意思就是,怀王做的可以了。”顾先生接着说道,“声望已足,可以离开等待。”

    等待?

    君小姐看着他,依旧没有说话。

    “君小姐,京城守不住了吧。”顾先生却没有说等待什么,而是说道,视线看向城墙外。

    站在城墙上能感受到脚下的颤抖,那是大批金兵奔来的讯息。

    “还不一定。”君小姐说道,“守住守不住,要守过才知道。”

    没有到最后一刻,就不算落定。

    “君小姐,可以了,走吧。”顾先生说道,“陆大人已经安排好躲藏的地方。”

    君小姐嘲讽一笑。

    “楚家的子女才不会这样”她说道。

    话音未落顾先生上前一步,打断了她。

    “君小姐,如果城破,皇帝就不会回来了。”他一字一顿说道,“所以,楚家必须有血脉留下来。”

    (又食言了,这个情节没写完另外今天更新字数又达到六千字啦,可以求月票啦,今天是双倍最后一天吧?谢谢大家了。)

    (ps:推荐一个兄弟的书,主站的《当代天师》,作者短刃,蛮有趣的故事,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