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二章 秦州重型机械厂

作者:齐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热烈欢迎国家重装办冯处长、王处长一行到我厂指导工作!”

    秦州重型机械厂厂部大楼的门楣上,挂着通红的条幅,上面写着欢迎词句。为了表示冯、王二位处长的排名不分先后,秦重的厂办秘书还特地把冯处长和王处长的名字写成了上下排列的格式,却没想过把冯处长写在王处长上面和写在前面到底能有多大的区别。

    虽然对这个多此一举的厂办秘书带着点怨气,王根基还是保持了一名上级领导应有的风度,跟在冯啸辰的身边,与前来欢迎他们的一干秦重领导依次握手,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问候语。

    与他们俩一道到秦重来的,还有综合处的周梦诗和协作处的费树理。前者是一位25岁的姑娘,也是工农兵大学生出身,学机械专业的,不过毕业之后就直接进了机关,没有太多一线的工作经验。后者则已经是35岁了,是小组里岁数最大的,性格随和,任何时候都是笑嘻嘻的,与王根基关系颇为不错,在冯啸辰面前也是点头哈腰,让冯啸辰都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南江钢铁厂引进的1780毫米热轧机,经过近半年的谈判,最终花落联邦德国的冶金装备制造巨头克林兹。具体的方案是由克林兹公司作为总包商,负责轧机的主体设计和主机制造,德国的另外十几家企业作为配套商,分别提供各种辅助机械。各家公司都需要向中方提供全部的制造图纸,并将一部分部件交给中方指定的企业生产,德方还有义务为这些中方企业提供技术上的支持。

    整个引进贯彻了“联合设计、合作制造”的原则,德方企业拥有的专利,一部分采取免费转让的方式,一部分采取有偿转让的方式,还有一部分则是采取许可证制造的方式让渡给中方。最后一种是指中方掌握了这些技术之后,可以向德方购买制造许可证,并按许可证所许可的数量进行生产和销售。

    德方那边的事情确定下来之后,接着就是要落实国内的承接单位。在此前的经委冶金局安排下,由冶金部、机械部等部委组织了几十家国内企业负责承接德方的任务,以及受让德方转出的专利技术。其中,最主要的厂家有两家,分别是秦州重型机械厂和浦海重型机械厂。罗翔飞交给冯啸辰这个小组的任务,就是到秦重和浦重去落实受让技术的问题。

    出发之前,冯啸辰带着小组成员做了不少功课,对秦重的基本情况也算是有所了解了,他挨个与秦重的领导们握着手,笑呵呵地打着招呼:

    “宋书记,您好您好,罗主任托我给您带好呢……”

    “贡厂长,久仰大名,一直没有见过您,这次我们来秦重学习,还请贡厂长多多指导呢!”

    “卢大姐,早就听说您是工人的知心大姐,我现在还是个单身汉呢,卢大姐什么时候也关心关心我的生活吧。”

    “邬厂长,听说您前一段时间住院了,现在身体已经全部康复了吧?哎呀,我们这些小字辈还需要邬厂长给我们传帮带呢……”

    党委书记宋洪生,厂长贡振兴,党委副书记卢佩丽,副厂长邬三林、王金荣,总工程师胥文良,党办主任胡丽娟,厂办主任万克俭,还有若干职能处室的负责人,秦重差不多是把全套班子都拉出来接待冯啸辰他们了,这让冯啸辰、王根基都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说是说京官出巡,见官大三分,秦重可是一家正厅级的企业,宋洪生、贡振兴都是和罗翔飞一个级别的,能够屈尊来欢迎两个副处长,实在就是冲着他们一行背后的那个金字招牌而来的。

    重大装备领导小组的负责人是国家的领导人,小组的名单上有20多家部委的一把手,这个来头可是非同小可的。重装办是领导小组的执行机构,具有上达天听的身份,下面的企业一时还摸不清这个单位的性质和工作作风,采取一些谨慎的态度,无疑是更明智的。

    欢迎仪式之后便是一个简单的见面会,冯啸辰代表工作组介绍了重装办的情况,以及他们一行前往秦重的工作目的,其中当然不免要用到“学习”、“观摩”之类的谦词。宋洪生和贡振兴分别代表党、政两套班子对工作组的到来表示了欢迎,希望工作组能够对自己的工作给予指导,帮助自己提高认识水平,做好本次引进技术的消化吸收工作。

    总之,宾主双方的第一次见面是亲切而友好的,60出头的宋洪生和快到60岁的贡振兴对于重装办这两位年龄只有自己1/2和1/3的副处长表现出了充分的善意。

    双方的随员们都进行了自我介绍和自我谦虚之后,见面会圆满结束,宾主移步厂办小食堂,开始学习“三盅全会”的精神。

    “冯处长,今年有30岁没有?”

    宋洪生和冯啸辰对碰了几杯之后,开始聊起了家常。他早就觉得冯啸辰年轻异常,却又不便往太小的岁数上猜,因为这容易让被问的人觉得对方在小瞧自己,从而产生出不悦,于是便打了点富余量,询问冯啸辰有没有到30岁。

    “还差一点。”冯啸辰笑着应道,年龄是他的硬伤,能够不说的时候,还是尽量不说为好。

    “宋书记,您可看走眼了。咱们小冯处长今年才刚满20岁,是实实在在的年轻有为啊。”王根基在旁边笑呵呵地曝光了。

    “刚满20岁?”宋洪生和坐在旁边的贡振兴都惊住了,他们注意到了冯啸辰的年轻,却没料到会年轻到这个程度。一个刚满20岁的实职副处长,而且在重装办发来的函上,还写着本次工作组由冯啸辰担任组长,王根基只是副组长,这可是破天荒的事情了。

    “惭愧,惭愧。”冯啸辰赶紧装低调,说道:“实在是机缘巧合,其实这一次我是跟着王处长来锻炼的,王处长才是我们工作组的灵魂。”

    “小冯处长,你可别这样说,我是跟着你来学习的。”王根基回应道。

    宋洪生感慨道:“唉,跟小冯、小王一比,我才知道自己真的是老了。看来,中央对于干部队伍年轻化的决心是非常大的,像小冯这样刚满20岁的年轻同志,就能够被提拔起来,独当一面,这样的魄力,只有在战争年代里才能看到啊。”

    “是啊,我们都该让贤了。”贡振兴也附和道。

    冯啸辰笑道:“两位领导这就是批评我们了。其实出来之前,我们罗主任就向我们交代过,说我和小王都太年轻,没有经验,到了企业之后,要虚心向企业里的老同志们学习,把这次工作当成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

    “冯处长太客气了。”坐在下首位置上的总工程师胥文良插话道,“你们是上级领导,是钦差大臣,对中央的精神肯定理解得比我们更透彻,所以你们下到我们企业里来,肯定是来给我们做指导的,应当虚心学习的是我们才对。”

    他的话说得很低调,但冯啸辰却从这番话里听出了一些其他的味道,心里不禁咯噔了一声。他笑了笑,对胥文良说道:“胥总工就别笑话我们了,我们算什么上级领导,只是机关里跑跑腿,给领导送送文件的小兵而已。我们这次到企业来,也不是来做指导的,而是来向胥总工这样的一线专家学习的。”

    “学习我可不敢当。”胥文良道,“只不过,刚才冯处长在见面会上说这次的技术引进和技术消化对于促进中国冶金机械行业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要求我们尽全力掌握德方转让的技术,我有些不是很明白,能不能再向冯处长和王处长指教一下。”

    胥文良一张嘴,贡振兴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赶紧出声制止道:“老胥,我知道你对于技术引进的一些问题有自己的观点,不过现在是吃饭的时间,就别谈你那些专业的事情了。再说了,你都搞了30多年的冶金装备,人家王处长、冯处长的岁数都没有你的工龄长,你这样难为他们,合适吗?”

    呃……这叫什么话?冯啸辰给噎住了。贡振兴这话,听起来是在替他和王根基开脱,让胥文良不要刁难他们。但话里话外透出来的意思,却是说冯、王二人没资格回答胥文良的问题,你们的年龄还没有人家的工龄长,这里有你们得瑟的地方吗?

    王根基为人张狂,但智商并不低,或者说是不算太低,冯啸辰听出了贡振兴话里带的刺,他就更能够听出来了。他原本正端着酒杯,准备找谁敬敬酒的,听到胥文良和贡振兴这话,他把酒杯放了下来,看着胥文良,冷冷地说道:

    “胥总工,引进和消化吸引国外先进技术,是中央做出的重要决定,我和小冯都是没资格去质疑的。胥总工对这项政策有什么不同的意见,我们可以带回去,提交给重大装备领导小组的领导们去讨论,我想他们对于来自于基层的意见,应当是会非常重视的。”(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