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四章 跟我立个军令状

作者:齐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老胥,说重了,国家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宋洪生出来劝解了,他是党委书记,这种时候是要坚持一点政治正确的。不过,他说话的语气非常随和,让人感觉他也就是不得不说这么一句,至于内心是否赞成胥文良的说法,就另当别论了。

    “国家是没这样说,我相信中央的领导同志不会得这样的软骨病,但下面的一些人是怎么样的,我就不知道了。有些人出了一趟国,回来以后口口声声都是国外如何如何,我看这些人就是骨头里缺钙,该吃点钙片补一补了。”胥文良梗着脖子说道。

    “老胥就这个脾气,小冯处长别跟他计较。”贡振兴在冯啸辰旁边解释道,同时偷眼看着这位年轻处长,想看看他有什么表现。

    冯啸辰笑了笑,小声回答道:“没关系,有什么意见,说开了更好。”

    “是啊是啊,对于上级的想法,我们也是有一些不理解的,老胥的意见,反映了不少同志的想法。”贡振兴道。

    冯啸辰自然不会去追问胥文良的话是否也反映了贡振兴的想法,贡振兴这样说,暗示的意味已经非常足了。他没有继续深入这个话题,而是伸筷子挟了一口菜,在嘴里嚼着,让人觉得他不是一个工作小组的组长,而是一个来打牙祭的闲人。

    王根基与胥文良的交锋还在继续,他冷笑着说道:“胥总工,你说国家的政策是造不如买,既然为什么还要想方设法让德国人向咱们转让技术,还请你们秦重分包一部分制造任务?这不就恰恰反映出国家希望自己掌握这些制造技术吗?我们这次奉主任的安排到秦重来,就是来考察秦重消化吸收国外先进技术的措施的,你们对于吸收这些技术,有什么具体的想法没有?”

    “消化吸收这些垃圾技术?”胥文良面露鄙夷之色,“两台板坯夹钳吊,一套卷取机,几块导板,加上七八个轴承座,这都是我们2o年前就已经掌握的技术,我们还需要德国鬼子来教我们怎么做吗?”

    “……”

    王根基一下子就被噎住了,他真的不懂冶金机械啊,胥文良说的这些设备和部件,都是由克林兹转包给秦重制造的,这一点王根基是知道的,出前就已经在资料上看过。可要说这些技术是不是秦重在2o年前就已经掌握的,他可就真不清楚了,胥文良这样一说,他都不知道从何反驳起为好。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秦重承接的板坯夹钳起重机,是两台65吨,42米跨度的起重机,没错吧?”冯啸辰淡淡地插了一句话,他的眼睛却没看着胥文良,而是盯在面前的一盘红烧大鲤鱼,研究着如何从鲤鱼的脸上撕一小块嫩肉下来。

    “嗯。”胥文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出来。

    “秦重过去生产过类似的板坯起重机,是4o米跨度的,主、副板厚度是12毫米,上、下盖板厚度是22毫米。而这一次的设计要求是主副板8毫米,上下板16毫米,我想请教一下胥总工,咱们有没有什么具体的措施能够达到这样的设计要求。”

    冯啸辰终于把那块鱼脸肉剔下来了,他把肉塞进嘴里,然后抬起头,笑眯眯地看着胥文良,问道。

    “我承认,我们的技术还达不到。”胥文良吐了一口粗气,沉声说道。他是搞技术的人,自己有什么短处,他是非常清楚的,冯啸辰提出的这个问题非常尖锐,由不得他强词夺理,他只能承认。

    冯啸辰却没打算放过他,而是继续追问道:“为什么达不到呢?”

    “钢材品质不行。”胥文良应道。

    “为什么不考虑使用进口钢材呢?”冯啸辰又道。

    胥文良又喘了一口粗气,真特喵地郁闷啊,这个小屁孩看着蔫不拉叽的,提出来的问题却都是针针见血,专往人家身上最疼的地方扎。

    这种夹钳起重机,最大的难度就是主梁跨度大,这要求制造主梁的材料具有较高的强度。在以往,因为国产钢材的强度不够,秦重只能通过增加板材厚度的方法来解决,但这样一来,又会增加起重机的自身重量,对于厂房设计、电机功率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秦重也考虑过换用进口的高强度钢板来制造主梁,可紧接着就出现了一个新问题,那就是进口钢材的成分与国产钢材不同,用秦重现有的焊接工艺进行焊接时,会出现难以焊透的情况,接缝处的强度无法保证。

    要解决一个问题,就滋生出十个新的问题,这就是秦重以及许多其他国内企业都面临的问题。解决不了的情况下,就只能是先用别的办法应付过去,等着未来有时间再来解决。久而久之,积累下来的问题越来越多,而新的任务又越逼越紧,胥文良早就已经有一种无助的感觉了。

    “进口钢板我们也试过,不过焊接问题一时解决不了。”贡振兴替胥文良回答了,他是厂长,对于技术方面的事情也是懂一些的。

    冯啸辰轻轻点了点头,又挟了一块红烧肉塞进嘴里,慢条斯理地说道:“嗯嗯,那就慢慢再解决吧,反正时间有的是。”

    这句话可就是损透了,还让秦重的一干人等没法反驳。你们说要自己搞革新,可以啊,我不是同意你们慢慢解决了吗?你们还要我怎么办?可后一句“时间有的是”,味道就不那么好吃了,其潜台词就是你们自己玩,国家建设可等不起。中央领导同志在各种场合说的都是“时不我待”、“快马加鞭”之类的话,你来个“时间有的是”,不是打秦重这些人的脸吗?

    王根基却是兴奋了起来,他第一次感觉到冯啸辰居然是如此可爱。几个问题就把胥文良噎得只差吐血了,如果没有冯啸辰出来救场,今天被扔在地上任人踩踏的,就是他王根基的脸了。

    “冯处长说得对,时间有的是。胥总工,给你们2o年时间,解决掉这个夹钳起重机的难题,够不够?”王根基用关切的口吻向胥文良说道。

    “啪!”胥文良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在了面前的桌子上,把自己的酒杯都被震倒了,洒水洒了一桌子。

    “老胥!”宋洪生赶紧出言劝止,他可知道,这位老先生技术上牛气,脾气也是数得上号的牛气,别说是对王根基、冯啸辰这种小年轻,就是冲着宋洪生、贡振兴他们,老胥拍桌子脾气的时候也不计其数了。刚才冯啸辰那几句话的确是把胥文良给问狠了,让他憋了一肚子气,还找不到撒气的地方。现在王根基这样说,他岂有不飚的道理。

    “老宋,你别劝我!”胥文良甩下一句,然后瞪圆了眼睛对着冯啸辰和王根基二人,大声说道:“不就是钳夹吊吗?你们敢不敢跟我立个军令状,两个月之内,我把进口钢材的焊接难关解决掉。如果解决不掉,我甘愿辞职,从此不再干冶金这行。如果我解决掉了,你们就把那个丧权辱国的引进合同撕毁,让我们秦重来搞这条热轧生产线!”

    “胥总工,你这个算盘也太精了吧?”王根基岂是会上当的人,他撇了撇嘴,说道:“你拿你的职位来换国家的引进合同,你把国家合同当成什么了?”

    “那好,我也不用你们撕毁这个合同,如果我办到了,你们就给我滚……给我离开秦重,不要在这里指手画脚,这总是可以的吧?”胥文良道,他原本想说让工作小组滚回京城去,话到嘴边,终于还是换了一个比较和缓的说法。毕竟也是奔六的人了,也知道不能随便地口无遮拦。

    王根基不敢赌了,他不知道胥文良有没有这样的本事,同时也知道自己没权力答应这个赌注。他们到秦重来,是受罗翔飞的指派,没有罗翔飞话,他们哪能自己就滚回去。他装模作样地哼了一声,以示自己不和胥文良一般计较,同时把目光投向了冯啸辰,等着冯啸辰再次出来威。

    冯啸辰放下了筷子,看着胥文良,足足看了有一分钟时间,看得胥文良都有些心里毛,同时酝酿起来的那点情绪也消减了七八分,这时候,冯啸辰才开口了:

    “胥总工,我不用跟你赌,我相信你能赢。”

    “……”一桌子人都有些意外,胥文良如果个狠,用两个月时间解决一个焊接工艺问题,的确是有七八成把握的,这一点胥文良自己知道,贡振兴等人也知道。宋洪生是做政治工作的,不太懂技术,但对此也并不担心。可他们没想到冯啸辰会如此光棍,面对着胥文良咄咄逼人的挑战,他居然直接就认输了。

    其实冯啸辰是有其他办法来应对的,比如说讲讲大道理,说不能把国家大事当成儿戏之类,这就把这个赌约给否定掉了,工作小组也不至于丢面子。现在这种方式,虽然够得上是光明磊落,但工作小组,尤其是王根基的面子,可就栽了,冯啸辰刚才那一番逼问的效果,也被胥文良给化解掉了。

    难道这个年轻的工作组长真的是外强中干,不敢直面挑战吗?(未完待续。)8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