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五章 焊接工艺也没多难

作者:齐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冯啸辰似乎是没有注意到大家投向他的异样的目光,而是平静地继续说道:

    “其实,主梁腹板的焊接工艺也没多难。我看过咱们秦重的材料,咱们传统上是用二氧化碳气体保护焊,做单面焊双面成形,再加火焰矫正,但这种方法用于进口钢材的焊接效果并不明显,秦重一直在探索通过调整焊丝牌号以及改变电流、焊速等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但至今没有突破。”

    “你说得没错。”胥文良道,“难道冯处长有更好的办法吗?”

    “当然有。”冯啸辰毫不客气地回答道,“用低频脉冲氩弧焊的效果会明显优于二氧化碳保护焊,对于8毫米板,采用v型坡口,对于16毫米板,用u型坡口,通过改变脉冲电流、维弧电流、电压、频率、氩气流量等,完全可以焊出理想的双面成形效果。”

    “低频脉冲氩弧焊?”胥文良瞪大了眼睛,他当然不是不懂这项技术,只是没想到可以拿到这个场合来使用。在他的潜意识里,觉得氩弧焊的成本太高,不值得用来焊这样的部件,所以一直在二氧化碳保护焊的圈子里转来转去,却找不出一条路径。经冯啸辰这样一点拨,他突然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主意。至于说成本的问题,实在是自己想多了,钢材厚度减少了几毫米,这其中省下来的成本都够他去买一台新的氩弧焊机了,氩气再贵,能比钢材贵吗?

    “哎呀,冯处长,你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见笑了,见笑了,我做了30多年技术,见识居然还不如……”胥文良有些语无伦次了,说到最后的时候,他有些不好意思了。刚才贡振兴还在拿人家的年龄说事,说什么人家的工龄不如胥文良的工龄,现在人家可以反击了,你的工龄长有什么用,谁知道你这么多年的大馒头是不是让狗给吃了?

    “冯处长不愧是中央来的,技术水平真是让我们服气啊。”贡振兴半是恭维半是真心地说道。人家可不是光知道一两个名词就跑过来指手画脚的,什么v型坡口、u型坡口,人家都说得头头是道,你想不服气都难。

    冯啸辰却没有就此罢休,而是继续说道:“胥总工,你觉得,是我一句话帮你解决掉这个技术难题好,还是你花两个月时间自己去摸索好?”

    “这……”胥文良不好回答了。他的确有不同的答案,但人家刚刚给了他指点,他如果说人家的指点不好,岂不显得太不合时宜了?也许人家会认为他是死要面子,明明被人教训了,还要说自己是对的。

    冯啸辰却是替他说出来了:“胥总工,我知道您的意思。您是想说,有人指点固然是好事,但自己摸索也是有必要的,因为纸上得来终觉浅,只有自己尝试过的事情,才能真正理解,是这样吗?”

    “其实我是有一点这样的意思。”胥文良讷讷地回答道。

    “你这就是强词夺理!”王根基不屑地说道。

    “我……”胥文良被王根基给说窘了,他有心说自己并非强词夺理,而是有一些道理的,却又说不出口。

    冯啸辰向王根基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去刺激胥文良,然后说道:“胥总工这个想法,的确是有道理的。咱们不能光是搞拿来主义,而是既要知其然,又要知其所以然。有些技术,我们付出一些时间和金钱作为学费,是非常有必要的。从这个意义上说,自己去试验,也是一个必要的过程。”

    “冯处长说得对。”胥文良低声应道,同时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下王根基,生怕这个混小子又出来打脸。冯啸辰冷静得让人窒息,王根基嚣张得让人讨厌,这双雄合璧,还真让秦重的一干老头招架不住。

    冯啸辰道:“自力更生和引进技术,从来都不是相互矛盾的。一味地强调其中一个方面,都是偏执。我们过去只知道自力更生,结果弄成了闭关锁国,从156项之后,几乎没有再从国外引进任何的先进技术,及至前些年打开国门时,发现人家已经跑得不见踪影了,这就是一个教训。

    时下,国家提出要引进技术,社会上也的确出现了一些盲目崇洋的倾向,觉得我们过去做的一切都应当抛弃,直接从国外买一个现代化进来,这种思想无疑也是错误的。如果没有自己的东西,完全靠引进,最终我们的工业命脉就会掐在别人的手上,我们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工业强国。

    我们应当做的,是一手引进,一手自主创新,师夷长技以制夷,这才能够迎头赶上。各位领导认为,是不是这个道理?”

    “小冯处长说得太好了!”宋洪生首先赞道。他已经感觉出来了,这个冯处长肚子里是有点货色的,而且是有备而来,胥文良虽然是个技术高手,但以无心对有心,是玩不过冯啸辰的。不管冯啸辰说的话是不是有道理,至少眼下秦重方面是不能再斗下去了,否则就是自取其辱。

    贡振兴也点了点头,道:“冯处长的话,真是太有道理了。毕竟是领导,对于中央精神的理解,比我们强得太多了。”

    胥文良觉得有些委屈,自己明明是想好了一肚子道理的,怎么让这个小年轻三两句话就给带到沟里去了。自己啥时候说过要搞闭关锁国了?我们不也考虑了使用进口钢材来做起重机的主梁吗?还有,接受你冯啸辰的一个建议,用氩弧焊代替二氧化碳保护焊,与自力更生也并不矛盾啊,你不也是中国人吗?

    看着老头一脸纠结的样子,冯啸辰心中好笑。有关技术引进和自主创新之间的争论,在后世的互联网上说得太多了,还有不少学者也加入到论战中去,发表了各种各样见仁见智的观点。前一世的冯啸辰参加过不少这样的研讨会,听过各方的意见,胥文良能想到什么,冯啸辰早就一清二楚了。

    “哈哈,还是贡厂长刚才说得对,吃饭的时候,别聊这些技术问题,影响了胃口。咱们西北省的羊肉果然是一绝,这盘葱爆羊肉,一点膻味都没有,我刚才可是吃了大半盘子呢。来来来,王处长,你也尝尝。”冯啸辰用筷子指着餐盘,对王根基说道。

    “对对对,吃菜,吃菜。”贡振兴赶紧附和道,冯啸辰能够岔开这个话题,他正求之不得。他们对上级的意见,当然不会因为冯啸辰这几句话就改变的,这其中除了能够冠冕堂皇说出来的大道理之外,还有许多基于秦重自身利益的小道理,这是需要在后面与工作小组慢慢扯的。现在因为胥文良被人抓住了技术上的痛腿,秦重方面处于下风,高挂免战牌才是正道。

    宋洪生也向坐在下首的党办主任胡丽娟郑重其事地交代道:“小胡啊,你记住了,冯处长喜欢吃咱们西北省的羊肉,以后多给他安排一点,要让上面来的领导在咱们秦州吃好、休息好,这样才能保证工作好。”

    “多谢宋书记的关心。”冯啸辰嘻嘻笑着,又给自己挟了一筷子羊肉,鼓起腮帮子猛嚼起来,那副馋样,让人看着就觉食指大动。

    胥文良败下阵来,这顿欢迎宴上就没人再敢弄什么妖蛾子了。卢佩丽、王金荣、邬三林以及一干下面的中层干部纷纷过来给工作小组的成员敬酒,大家把酒言欢,气氛一下子又回归了和谐。

    宴会结束,卢佩丽和邬三林把工作小组一行送到了厂招待所住下,给每人都开了一个单间,又过问了诸如有没有热水、拖鞋之类的生活细节问题,这才离开。

    把卢佩丽他们送走,王根基等人不约而同地来到了冯啸辰的房间,让正准备洗个澡好好睡一觉的冯啸辰吃了一惊。

    “你们怎么都不去休息,跑我这干嘛来了?”冯啸辰诧异道。在火车上的时候,他就已经交代过了,今天初到,大家先休息,等明天再开小会安排工作。这一干手下刚才也没少喝酒,怎么就忙着来听他这个组长的指示了?

    “冯处长,你太了不起了!”

    周梦诗第一个发言了,姑娘的眼睛里闪着崇拜的光芒,几乎是把这个比自己还小五岁的年轻处长当成偶像的感觉。

    刚才那会,她与费树理是坐在另外一桌的,开始还没注意冯啸辰他们这桌在聊什么,及至听到胥文良拍桌子,他们才被吓了一跳。再一细听,正听到冯啸辰在用技术打胥文良的脸,他们这桌上那些秦重的中层干部都被臊得不行,原本对他们俩还有些怠慢的意思,这一来也都毕恭毕敬起来了,让他们俩人赚够了面子。

    “是啊是啊,冯处长真是太了不起了,我们跟着冯处长出来,真是太幸运了。”

    费树理用他特有的恭维腔说道。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练过美声,连夸一句人都有点胸腔共鸣的味道,让人不由联想到“发自肺腑”这样的成语。(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