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八章 秦重的顾虑

作者:齐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是齿轮车间,拥有国内最先进的滚齿机、插齿机……”

    “这是龙门加工车间,拥有从西德和日苯进口的大型龙门铣镗床,能够镗12oo毫米的深孔……”

    “这位是伍惠民师傅,全国劳动模范,主席亲自接见过的……”

    在邬三林和胥文良的陪同下,冯啸辰一行走进秦重的生产区,开始逐个车间进行考察。邬三林如数家珍地向冯啸辰他们介绍着秦重的情况,语气中不无炫耀之意。

    作为一家国家重点企业,秦重的厂区大得像一座城市,大大小小的车间多达数十个,从头走到尾,即便中间不停留,也得花上个把小时。万克俭安排了一辆中巴车,拉着冯啸辰等人一个车间一个车间地往下走。冯啸辰显得非常认真,每到一个车间,必定要带着众人进去细细察看,还不时要拉着正在做操作的工人问上几句什么。从每个车间出来之后,他又要与邬三林或者胥文良讨论一下车间的生产技术等问题,有些东西是他不太懂的,胥文良便非常耐心地为他进行讲解。

    这一通考察,足足花了三天时间,包括冯啸辰在内,工作小组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大开眼界,对于国内的装备制造水平又有了一些新的认识。

    “看起来,秦重还是有点名堂的,要不也没有底气敢和上级叫板。”

    在冯啸辰的房间里,王根基叼着烟卷,感慨地对众人说道。

    这是工作小组每天晚上的例行会议,大家要把自己在考察中看到和想到的事情与同事们进行交流,同时探讨秦重目前存在的问题。

    “按照胥总工的说法,秦重的确是能够独立承担一条热轧生产线的制造工作的,咱们过去决定从西德引进,是不是真的有些轻率了?”费树理附和道,他过去也是一直在部委工作,虽然也曾到企业里考察过,但像秦重这样实力雄厚的企业,他还是第一次参观,那些极具工业之美的重型加工机械给了他很大的震撼,让他觉得重工业也不过就是如此了。

    周梦诗却是不屑地撇着嘴,说道:“秦重的这些设备,都太老了。我甚至看到了2o年代从英国进口的机床,不更新这些设备,咱们根本就搞不出现代化的产品。”

    “他们不也有这几年从日苯、西德进口的数控机床吗,你没听胥总工说,这些设备在国内企业里都算是领先的。”费树理反驳道。

    周梦诗道:“光是国内领先有什么用,你们去看看人家日苯的工厂,清一色都是数控机床,还有工业机器人呢。”

    “咱们不能和人家日苯比。”费树理道。

    “怎么就不能比?如果不能比,咱们还要搞现代化干什么?”

    “现代化不是还得到本世纪末吗,现在才刚到1981年呢,急个啥?”

    “冯处长说了,咱们就是得瞄准国际先进水平……”

    “只是瞄准罢了……”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不觉就抬起杠来了。王根基看了看冯啸辰,然后咳嗽一声,道:“老费,小周,你们俩跑题了。咱们现在要讨论的,是秦重对于承接克林兹外包业务有什么顾虑,大家这些天看下来,有什么想法没有?”

    听到王根基话,周梦诗和费树理都不敢再争了,费树理看了看冯啸辰,又看了看王根基,说道:“冯处长,王处长,我倒是有一些看法,可以说说吗?”

    “当然可以。”冯啸辰笑道,“老费,咱们这里没什么处长非处长的,大家都是同事。咱们这一行人里,你的年龄最大,经验最丰富,你的看法肯定是非常有道理的。”

    “冯处长太谦虚了。”费树理道,他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按照冯处长的安排,这几天我和小周除了跟着邬厂长他们去参观车间之外,还利用其他时间接触了一些秦重的工人和技术员,还有一些位置低一点的基层干部,了解了一下他们的心态。依我看来,秦重这一次对于引进技术的问题兴趣不大,主要有两个原因。”

    “你说说看,是哪两个原因。”冯啸辰道。

    “第一,感觉自己被小看了。”费树理树起一个手指头,说道,“正如咱们这些天看到的,秦重的技术实力雄厚,6o年代就仿照苏联援建的鞍钢热轧机制造过国产的1ooo毫米热轧机,在用户那边的反响非常好……”

    “这只是他们自己说的。我看过材料,秦重制造的那台1ooo毫米热轧机,轧辊的使用寿命只有国外水平的1/3,有些重要的备件还要依赖进口,如果使用国产备件,无故障工作时间起码要短一半。”周梦诗说道,她是学机械出身的,对于技术上的事情懂得更多一些,说话也更能说到点子上。

    “是啊是啊,咱们都知道这一点。”费树理道,“可是他们自己觉得自己的技术还是很牛气的。他们仿造出1ooo毫米轧机的时候,正是中苏论战的时候,政治意义非常大,贡厂长和胥总工都因此而获得了中央领导的接见,秦重厂部会议室墙上那张大照片,就是当时拍的。”

    “嗯,你继续说。”冯啸辰点点头道。

    “对对,我继续。”费树理也意识到自己跑题了,他接着说道:“秦重一直觉得自己的技术水平很高,能够承担热轧线的整体设计和主机制造,但这次的合作却是安排他们制造一些辅机和个别主机部件,他们对此感觉受到了轻视。”

    “我觉得不仅仅是感觉受到轻视的问题,而且是担心以后会被进一步地边缘化。”王根基插话道,“我老爹过去是当军长的,他说他下面的那些师团长,一到打仗的时候就要争主攻任务,因为能打主攻的就是主力部队,以后分配资源的时候都会更受重视。一个团如果一直都是打助攻,或者打佯攻,团长到师部、军部开会的时候,都没脸和别人打招呼。”

    “说得有道理。”冯啸辰赞道。这一层关系,他也已经意识到了,看起来,在部委里呆过的人,没几个是窝囊废,一点起码的眼力还是具备的。

    “秦重这一次向咱们重装办表示不满,其实是为了以后讨价还价。因为这一次的引进合同已经签了,秦重和浦重作为主要的技术受让方,也是定下来的事情,不可能改变。他们这样闹,就是为了体现出自己的价值。”王根基评论道。

    周梦诗道:“我看他们简单就是无理取闹,他们的技术在国内的确是排得上号的,但和人家克林兹相比,能比得了吗?技术上不行,就该谦虚一点,好好向人家学习,成天这样牛烘烘地窝里横,有用吗?”

    “宁为鸡头,不做凤尾,秦重的想法就是如此吧。”冯啸辰评论了一句,然后又向费树理示意了一下,说道:“老费,你继续说,还有第二点原因呢?”

    “第二点原因,那就是这次的分包协议中,留给秦重的利润太低了,他们觉得划不来。”费树理道,他原来是做预算出身的,对于财务方面的事情更为了解,他说道:“一般来说,这种大型成套设备都是主机的利润高,辅机的利润低,国外的情况更是如此。这一次我们采取的是由克林兹作为总包,所有的分包商都是和克林兹进行结算的,克林兹给分包商留下的利润非常低。而以往,咱们如果采取中外合作的方式,都是由国内的公司作为总包,各企业从国内公司那里分包,利润相对就高一些了。”

    冯啸辰道:“这一次的情况不同,咱们的目的不仅仅是引进一套设备,还要通过这个项目,学习国外的项目管理经验。把合同交给克林兹作为总包,我们就能够学到克林兹组织这种大型项目的方式。事实上,机械部那边在这个项目中已经获准非浅了。”

    “这一点我们都知道啊,秦重方面其实也知道,只是这件事与他们无关,所以他们并不在乎国家得到多少,而是斤斤计较于他们自己能够得到多少。”费树理道。

    “这就是本位主义!”王根基直接就上纲上线了,“像老贡、老胥他们这些人,都得送去好好学习学习啥叫全国一盘棋思想,如果全国的企业都像他们这样只顾自己,不顾全局,咱们就别搞什么重装办了。”

    “其实吧,秦重在这一次也不能说没得到什么东西。”周梦诗道,“他们的利润看起来很低,但西德那边转让给他们的技术专利,价值可不止这点利润。如果花钱引进这些专利,恐怕三倍、五倍的利润都不够用的。”

    “这是问题的关键啊。”冯啸辰叹道,“这个项目,国家本身就是赔钱在引进技术。如果我们不把专利转让作为条件,引进的价格起码可以减少几千万美元。秦重没看到这些技术的价值,而是一味地盯着分包合同的利润,所以才会如此抵触。”

    “老胥也不懂这个吗?”王根基问道。

    冯啸辰摇摇头道:“胥总工倒也不能说是不懂,但他自己的想法太多,干扰了他的理性判断。”(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