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九章 进取心

作者:齐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引进技术,消化吸收,再在此基础上形成自己的能力,这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在冯啸辰生活过的年代里,中国已经走过了全面引进的阶段,具有了独立设计及制造具有全球领先水平技术装备的能力。然而,从胥文良来说,他看不到这么远的事情,也等不了这么长时间。他今年已经是快60岁的人了,再干上几年就会退休,他的理想就是在自己退休之前,能够主持一个大型热轧机项目。从克林兹引进的技术具有什么潜在价值,对他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甘为人梯这句话,并不是对任何人都适用的。

    “老贡和老宋的想法,和老胥差不多少,都是急着要见成果,没有耐心去等待消化进口技术。”王根基总结道。

    “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费树理发着不着边际的感慨。

    “冯处长,咱们得把这种情况反映上去,不能纵容他们的这种心理。”周梦诗愤愤不平地说道。

    冯啸辰道:“反映上去很容易,随便写个报告就行了。可是罗主任派咱们来,就是让咱们解决问题的,而不是要我们把问题推给上级部门。没准罗主任他们早就知道这些情况,而且也做了一些工作,只是没有发挥作用。咱们既然到了现场,就需要动动脑子,看看怎么能够解决这些问题,让秦重的干部职工心情愉快地接受这件工作。”

    “这个难!”费树理道。

    “可以考虑给他们讲讲道理,让他们理解国家的意图。不过,我是没有这个水平的,还得靠冯处长和王处长来做这项工作了。”周梦诗说道。

    王根基不屑地说道:“讲道理是讲不通的。你没看那个老胥吗,用了小冯的主意,搞了那个什么低频脉冲焊,结果还过来说他们有能力解决所有的技术问题,我看这就是老不要脸。对于这种老不要脸的人,我觉得没什么可说的,直接换人,让他们回去养老就好了。”

    “换成什么人?”冯啸辰笑着问道,自从接受了王根基的投诚之后,他再看王根基的跋扈,似乎也没觉得那么讨厌了,相反还感到有几分霸气。这种不换思想就换人的提法,到90年代之后是比较流行的,在时下就算是莽撞和冲动了。

    王根基道:“换在年轻人啊,比如像小冯处长你这样的,20郎当岁,思想开放,目光远大,又懂技术,我就不信整个秦重挑不出一个这样的人来。”

    没准还真挑不出,冯啸辰在心里嘀咕道。自己可是穿越人士,不是谁都能像自己这样富于远见的。其实对引进技术心怀疑虑的人在这个年代反而属于多数派,有些高层领导也质疑过这条路径,觉得一味模仿国外,会丧失自主权,最终沦为别人的落后技术倾销地。当然,还有一些人虽然也认为中国的技术永远都不可能赶上西方,但他们觉得赶不上也无妨,既然技不如人,那就干脆投降好了,捡点人家丢的破烂货,也比自己家的破烂货要强了许多啊。

    要找出一个既有追赶西方的信心,又不敝帚自珍的人物,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冯处长,刚才王处长说的那种人,我倒是听说过一个。”周梦诗说道,“我听说,当初贡厂长和胥总工他们向国家要求自己来承担南江钢铁厂1780热轧机的制造任务时,就有一位工程师是唱反调的,为了这事,他还挨了个处分呢。”

    “有这事?我怎么没听说过?”冯啸辰好奇地问道。

    “这不是冯处长教我们要深入群众吗,所以我就打听到了。”周梦诗得意地说道。

    这一次到秦重,冯啸辰用上了上次在冷水矿的经验,搞了一明一暗两条线。明面上的线就是跟着邬三林、胥文良他们去车间、科室视察,还召开了几次干部、职工的座谈会,听取大家的意见。暗地里的那条线,就是要求大家利用空余时间去和秦重的职工交朋友,了解一些在正式场合里听不到的消息。

    冯啸辰因为自己是工作组的组长,一举一动都比较惹眼,所以在接触秦重职工方面做得比较谨慎,力图不让邬三林他们感到不悦。但周梦诗、费树理就没有这样的顾虑了,他们借口在厂里散步,躲开邬三林他们的眼线,着实接触了一些人,也听到了不少厂里的内幕消息。

    当然,倒不是说邬三林他们想看着工作组的四个人有什么困难,而是他们根本就没有这种防范意识。他们又没有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根本不用怕工作组听到什么风声,所以即便是知道周梦诗他们在走访职工,也只是当成一种作秀的表现,不会特别在意的。

    “技术处有一位工程师,名叫崔永峰,据说还是胥总工一手带出来的。在两年前秦重向冶金部提出要求承建南江钢铁厂轧机工程的时候,他站在胥总工的对立面上,为此还被胥总工怒斥过一次。”周梦诗说道。

    “他为什么站在胥总工的对立面上?”冯啸辰问道。

    周梦诗道:“他认为秦重原来搞的热轧机没有前途,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他认为秦重应当与国外厂商合作,在合作中学习新的技术。”

    “这不就是咱们的观点吗?”费树理道,“这个崔永峰,有点水平啊。”

    冯啸辰却是皱皱眉,问道:“小周,你有没有打听过,这个崔永峰的水平到底怎么样?他说秦重的热轧机没有前途,到底是信口开河,还是有依据的。”

    “应当是有依据的。”周梦诗说道。

    “理由呢?”冯啸辰逼问道。

    周梦诗道:“我在秦重新认识的那个女孩子,是技术处新来的技术员,是给崔永峰当助手的,她对崔永峰特别崇拜,说崔永峰的技术水平比胥总工还高。她还特别为崔永峰打抱不平,认为秦重对崔永峰不够重视。”

    “这姑娘不会是和崔永峰有点啥名堂吧?”王根基笑着说道。

    周梦诗嘻嘻笑道:“王处长真是善解人意,我也是这样看的。那女孩子名叫吴丹丹,长得挺漂亮的,我也觉得她是对崔永峰有点那啥。”

    “情人眼里出西施,光听她的一面之词,不能说明什么。”冯啸辰道。

    “冯处长不想去见见这个人吗?没准咱们解决秦重问题的钥匙就在这个崔永峰的身上呢。”周梦诗提醒道。

    “这倒也是一个主意。”冯啸辰道,“至少他对胥文良他们有不同意见,听听这些意见,或许对我们会有些启发。小周,你有办法联系上这个崔永峰吗?”

    “找吴丹丹啊,她巴不得咱们去找崔永峰呢。”周梦诗说道。

    “老王,你觉得呢?”冯啸辰向王根基问道。

    王根基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觉得去见见他也好,不过,咱们别都去了,回头再把人给吓着。小冯,你和小周两个人去就行,我和老费再在厂里转转,看看能不能再找到其他有这样想法的人。”

    “也好,那咱们就分头行动吧。”冯啸辰说道。

    吴丹丹是个单身职工,住在厂里的单身宿舍。周梦诗领着冯啸辰到了单身宿舍楼下,让冯啸辰等着,自己上楼去转了一小会,便把吴丹丹带下来了。正如周梦诗说的,吴丹丹长得挺漂亮,身材高高挑挑的,五官端正,扎着两条麻花辫,看起来挺俏皮的样子。见到冯啸辰,吴丹丹热情地打着招呼:“冯处长,您好!”

    “小吴,你好。”冯啸辰应道。

    “听周姐说,您要去见崔工?”吴丹丹问道。

    冯啸辰反问道:“不是你向小周提议让我们去见他的吗?”

    吴丹丹并不否认,点点头道:“我是这样跟周姐说的,我觉得你们成天围着胥总工、邬厂长他们,根本就听不到秦重职工的心声,他们都老了,根本就没有进取心。现在国家说干部队伍要年轻化,我觉得我们厂就是年轻化不足,到处暮气沉沉的,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

    冯啸辰笑了,这个小丫头还真有点风风火火的劲头,和胥文良、邬三林他们的风格的确差别太大了。秦重是50年代建立起来的企业,厂子里的工人大多数都是五六十年代招收进来的,七十年代进厂的年轻职工不多,而且也不掌握话语权,所以吴丹丹说厂子里暮气沉沉,还真有几分道理。

    “这么说,这个厂子里也就是你和崔工两个人有进取心了?”冯啸辰故意地逗着吴丹丹,这姑娘的岁数比冯啸辰还要大三四岁,但冯啸辰觉得自己的心智比她要成熟得多,完全具备逗一逗她的资格。

    吴丹丹没有觉得冯啸辰的话有什么不对,其实,在她心目中,是觉得冯啸辰要比自己大的,至于脸相看起来年轻,或许是人家京城的干部擅长保养吧。一个副处长,怎么也得有个30岁吧,自己在对方面前扮扮嫩,倚小卖小也是可以的吧。

    “当然不是只有我们两个才有进取心,其实,厂子里有进取心的人多得很,就是你们没接触到而已。”吴丹丹撅着嘴说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