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大西洋绞杀战(32)

作者:月影梧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17:30分,在德军攻击机群退走后一个小时,从爱德华王子岛赶来增援的机群才匆匆忙忙赶到纽芬兰岛上空,本来领航的托尼中校还担心找不到地方会迷路,结果一眼看就找到了下面冒着火和硝烟,偶尔还发出几声爆炸的地方就是。

    既然找不到敌机,他就只能扑棱着准备降落,结果却遭到下面防空火力一顿乱打,那些神经过敏的加拿大和美国高射炮手把他们当成了再次前来进攻的德国飞机,气得所有人七窍生烟,幸亏这些炮弹的准头不怎么样,没击落一架飞机,否则这玩笑真算是开大了,不过托尼的脸色很沉重,他不是因为误击而感到恼火,而是从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这里防空能力不强,或者说,火力密度是足够了,但高射炮手们的训练水平不行。

    由于圣约翰斯地域广大、机场众多,虽然德军摧毁了其中大部分,但至少还有几段跑道经过简单抢修后能够提供安全着陆,在火光和灯光的映照下,托尼的机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以安全降落,为此还损失了4架飞机,好在飞行员们运气不错,全都有惊无险地躲过一劫。可就在他们降落后不到40分钟,华盛顿的新指示就来了:让他们连同机场上残余的飞机尽快转移到科纳布鲁克去,气得托尼一脚把跑道旁边的半截机翼残片踢飞,大骂华盛顿都是些猪脑子。

    华盛顿都是猪脑子么?问题取决于你得站在什么角度看。

    让陆航飞机连夜转移是英格拉姆中将提出的,他认为虽然没有确凿情报,但从今天那架被击落的侦察机发回的报告可推断德军战列舰部队也在航母编队附近,敌人有可能是连夜撤走,但有可能借着夜色快速前进,在拂晓前炮击圣约翰斯,彻底摧毁集结在那里的物资和船舶。两者从概率上说都有可能,但英格拉姆坚持认为以德国人的德性很可能这么干,否则他们放着佛得角不要,只为炸纽芬兰一次纯粹是吃饱了撑着。

    这判断一下子就让众人不淡定了,最初大家认定是德国舰队在被百慕大侦察机发现后转去纽芬兰摸一把,然后借着黑夜偷偷溜掉,英格拉姆的推断提供了另外一种思路,即德军舰队最开始的目标就是纽芬兰,百慕大只是他们声东击西的手段,换而言之,德国人绝没有这么快撤。

    虽然金上将嘴硬说德国人不撤更好,那样坎宁安上将就有更加从容的时间去截击,但大多数人眉头紧锁:纽芬兰的情况大家都清楚,撑死了只有巡洋舰级别的护航军舰,全部加起来都不是一艘提尔匹茨号的对手,更别说德国人拥有5艘这个级别的战列舰舰,以现在大西洋舰队战列舰部队的残破之躯如果对上德军战列舰部队,只有远远遁走的份,更不用说那些护航军舰了。

    “那德国人还可能会登陆?”艾森豪威尔皱着问道。

    “登陆更好!上面有2个加拿大师,德国人吃不了兜着走。”阿诺德恶狠狠地说,“明天一早我就出动陆航去炸这些混蛋。”

    最后会议形成一致决策:加拿大师准备防备德军登陆,所有飞机暂时去科纳布鲁克避避风头,等明天上午再出击,严令港口船舶尽快疏散,去哪儿都行,总之不能傻乎乎待在港口送死。

    马歇尔补充交代参谋,让101空降师做好准备,万一纽芬兰陆战不利,把李奇微再投放过去会议室里一片寂静。

    18:27分,德军航母编队将所有飞机回收完毕,所有返航飞行员都是一脸兴奋,和地勤们描述今天的出击成果,洋溢着乐观而昂扬的情绪,更有心急的飞行员三口两口吞下晚餐便要求地勤尽快完成油弹补充,还打算在夜里再去纽芬兰炸一把。不过在马沙尔等高层看来,情况并没有飞行员们想得这么乐观,纽芬兰岛上飞机、物资、船舶的数量之多已大大出乎意料。对舰队来说,现在马上撤退是最安全稳妥的,可元首为纽芬兰战役倾注了偌大的心血,甚至不惜押上佛得角,是能轻轻松松打一把就能走的么?不把这300多艘船干沉或带走,还称得上专业破交30年的德国海军?马沙尔回去估计都没脸见人了。

    “贝中将的炮击舰队在什么位置?”

    “舰队目前以27节的速度在行驶,距离港口还有近300公里,预计抵达时间不变……”

    “敌人下一步必定会疏散这些货轮,我们既不能简单地予以击沉,又不能放任不管。”克兰克皱着眉头道,“我意抽调40-50架飞机组成夜袭队伍,配合潜艇去攻击连夜逃跑的货轮,如果我们只攻击那些逃走的大家伙,剩余船船应该就不敢动,300多艘船可没那么快容易转移。”

    小泽点头表示同意,更让他满意的是柏林同意了跨平台作战策略,这意味着今天空袭损失的飞机(部分被美军击落,部分损失于高射炮)可以很快得到补充,19架飞机是小事,这些飞行员每一个都是历经千辛万苦才锻炼起来的,全都是宝贝,明后天的损失会更大,他不敢掉以轻心。好在舰队目前尚有将近140人的富余机组,地勤们已用后备机补上了下午损失的缺口,他稍微松了口气。

    商议之后众人决定晚上出动32架战斗机和36架he-218配合潜艇作战,重点干掉那些想逃走的货轮,小泽补了一句:“要用战斗机扫射码头上的人群,不能让水手们轻易登船离开……我相信那些船舶上每那么多人驻守着!”

    18:36分,率美英航母编队急速北上的坎宁安收到了详细电报,得知纽芬兰遭遇突袭的经过,他恨恨地一拳头砸在墙壁上千算万算,还是让德国人给戏弄了!斯普鲁恩斯默然无语地查看了海图,告诉他目前双方距离超过2000公里,至少还要2天一夜才能赶到,更让坎宁安焦急万分。

    18:47分,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的托马斯勋爵终于抵达了码头,现场情况让他倒吸一口冷气,码头上已被炸弹修理过一遍,凡还算平整的地方闹哄哄挤满了人,为数不多的交通艇在费力把从四面八方闻讯赶来的水手们送上船,可大家都急着登上自己的船,个个脸红脖子粗地不肯相让,闹哄哄像个菜市场,就差动手打起来,场面一片混乱,港口警察忙着扑灭各处大火,根本无力维持秩序。远处倒有加拿大的步兵,可他们忙着构筑工事防备德军登陆,根本不顾上这里。

    “静一静,静一静,大家听勋爵训话……”副官和卫兵们喊破了喉咙,奈何纷扰的人群根本听不进去,全淹没在嘈杂声中。

    怒火冲天的托马斯勋爵夺过卫兵的汤姆逊冲锋枪,“突突突”向天空扫射了一梭子,吓得人群大乱,刚才还欢腾一片的人群立即变成一群受惊的小鹿意图奔走,到处都是哭闹声,但好歹注意力都向这边集中了,借着震慑人群的这一下子,托马斯在卫兵的搀扶登上了轿车的顶部,居高临下扯着喉咙喊道:“我是海运委员会主席托马斯,大家现在听我命令,凡停在外围货轮的水手先上船离港,离开越远越好!”

    经过他的劝诫与卫兵弹压,众人终于开始按照秩序开始陆续登船,到8点多时,最外围的货轮拉响汽笛开始缓缓离开港口,一条、两条……中间还夹杂着加拿大和美国的护卫军舰,他们也接到命令要求尽可能掩护轮船离港。

    可惜好景不长,不到1个小时,港口响起了嗡嗡声,众人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托马斯却脸色大变,他当然知道这是飞机的声音,而且他还知道所有幸存的美国飞机都已离开机场去科纳布鲁克“避难”了,来的只会是德国飞机。

    听到尖锐的呼啸声越来越近,他开口大喊:“卧倒”并率先趴在地上,周围一圈人都跟着他趴下,但更多人茫然不知所措,这时候凌空扑下的b-219已开始对地扫射,几道机枪、机炮火力如同火镰一样从天而降,凡站立着的人群全是被扫射的目标,像一排排麦子那样被整齐割倒。

    “突突突”声音过后,码头上还能站立的人员寥寥无几,人群要么被撂倒,要么被恐慌的他人挤入水中,要么自相践踏,更让托马斯睚呲欲裂的是,十几秒钟之后,一架德国轰炸机呼啸扑下,“轰隆”一声巨响,一枚250公斤的炸弹就在人堆里炸响,弹片、气浪肆无忌惮地收割着幸存者,他感觉有一团东西从远处飞起来砸在他脑袋上,然后又滚落一边,睁开眼睛偷偷瞥了一眼,差点没把胃里的苦水全吐出来那分明是一段人胳膊。

    这时候港口防空火力才如梦初醒地对空射击,一大堆人放声大哭我们的飞机呢?有精神脆弱的水手受不了这种折磨,哇哇大叫着从地上爬起来准备逃到远处,没走多远就被空射火力毫不留情地打翻在地……(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